AI中国网2018-08-08 09:55:00 热度:

独家 | 60小时众筹5千台 这款消费级无人机定价千元 获杨向阳杨守彬押注

A i 中 国 网

龙进在无人机行业已有近20年的经验。

  观察近年来全球无人机领域的融资情况可以发现,无人机项目的融资已在2015年达到顶峰,并在此之后出现断崖式下滑。看到大疆的火爆之后,国内很多创业者进入消费级无人机这一赛道。然而,优胜劣汰,不少玩家以失败告终或转做工业无人机。

  正是在两年前,龙进及团队成立“逗映科技”,从无人机方案提供商转做消费级无人机。彼时,大疆已占据70%以上的市场。面对大疆的一家独大,如何杀出重围,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路是一个不小的挑战。大疆的无人机功能众多,但价格昂贵,对于很多新手来说,用到的功能只有10%。因此,龙进将自己的无人机定价在千元左右,适用于无人机爱好者、初学者练习以及其他非专业用途。

  对无人机行业来说,营销是块短板。为解决这一问题,龙进先从建立微信粉丝群开始做起,再一步步挖掘适合产品的营销人才,并亲自在线上培训,对用户进行一对一服务。目前,“逗映科技”已经拥有一支20余人的营销团队。

  今年5月,“逗映科技”无人机在小米发起众筹,60小时卖出5000台,获得了18315位用户的支持。至今,无人机上线两个多月,已卖出约1.6万台设备。

  注:龙进承诺文中数据无误,为内容真实性负责。铅笔道作客观真实记录,已备份速记录音。

  千元消费级无人机

  “很多人跳进无人机这个行业,但他们总是眼高手低,书本上的理论谈得多,实际做得少。”

  “你要给我时间,我也能做出这种性价比很高的无人机来。”

  两年前的一场演讲中,龙进分析了无人机行业的现状,却遭到了在场某专家的质疑。

  当时,看到大疆的火爆之后,许多玩家纷纷入局消费级无人机领域。然而,在龙进看来,这些人大多数只是“站在水面上”,并没有深入了解这个行业,有的人甚至“有点瞎胡闹”。因为从实验室到落地,一件成熟无人机产品有很长的路要走,跟风而起的玩家最终只会“死掉”。

  转型做消费级无人机之前,龙进一直在为无人机企业做方案。在行业内摸爬滚打十几年的他很清楚,无人机行业涉及到很多学科,比如工业控制、工程动力学、空气动力学等,这个行业不仅缺乏相关方面的技术人才,还很烧钱。“5000万勉强够起步而已。有的企业连团队都没建起来,只是投入2000多万,就希望能直接做出产品来。”

  看到行业的现状,龙进和团队决定要做一款属于自己的产品。2016年10月,龙进成立“逗映科技”,转做消费级无人机。在无人机领域,大疆一家独大,它们的无人机功能多,但价格贵,对于初学者来说,大概只能用到10%的功能。龙进思考:何不把价格降低,把客户常用的功能做到极致?于是,他将自己的无人机定价位为千元左右,适用于无人机爱好者、初学者练习以及其他非专业用途。

  龙进认为,研发无人机起码需要2~3年的时间,并经过三次迭代才会打磨出相对成熟的产品。“是骡子是马,先拉出去溜溜”,经过朋友劝说,今年5月,他先推出第一代产品,定价为899元。

  无人机飞行过程中,大多数用户比较紧张,眼睛一直盯着飞机,没有时间看屏幕。为此,龙进为产品加入了提示音及强制性功能。例如,无人机在低电量的时候强制降落等。“80%用户的思维和使用习惯跟工程师不同,无人机要更符合他们的习惯。”

  龙进有18年的航模从业经验,“逗映科技”的另一创始人陈一民也有近20年的无人机方案研发经验。虽然他们在技术方面有着别人不及的优势,但在产品研发中依然遇到了很多困难。产品刚推出三个月的时间里,龙进每天都抱着手机跟客户聊天,了解他们的使用情况。

  两个月前,一天凌晨2点,龙进收到用户发来的微信,反映无人机在悬停后继续飞行遇到问题。看过无人机的行驶记录之后,龙进把所有的工程师集合起来,一起到现场解决问题,“用户都惊讶坏了”。“无人机的可靠性不可能是百分之百”,龙进常反复跟用户强调这一点。

  研发期间,为了赶进度,龙进有时候累得连说话都有些颠三倒四。一次,他下班回到家已经是凌晨一两点,为了不吵醒家人,直接睡在了客厅里,衣服刚脱到一半,就在地板上睡着了。早晨,他太太推门,看到这一幕后直接哭了。“她不理解,本来生意做得好好的,每年也能赚1000多万,我为什么非要做这件事。”

  公司出现转机是在今年5月,“逗映科技”无人机在小米众筹,60小时卖出5000台,获得18315位用户的支持。“没人相信我们两天能卖5000台,感觉积攒了十几年的一口气都爆发了。”

“逗映科技”的无人机产品定位在千元左右,力图把用户的常用功能发挥到极致。

  做无人机以来,龙进和团队成员刚开始信心满满,到后来内心却充满不安。众筹前一天晚上,龙进想的都是失败了该怎么收场。众筹开始当天,本来应该7点到公司,但龙进却迟迟不敢出家门。令他意外的是,产品竟然卖出了5000台。

  实际这个数字本可以更高,“当时如果不关众筹,能卖到一万台”。但龙进明白,小米要求在一个月内交付产品,若持续下去势必会加大出货量,不可控因素太多。争论很久之后,团队最终还是决定稳扎稳打,关掉众筹。

  建立营销团队

  对“逗映科技”和很多无人机企业来说,技术是强项,营销却是短板。产品快推出前,龙进和团队都意识到,营销这件事必须重视了,试错成本可以接受,所以说再多也不如一试。

  一次头脑风暴中,团队提议建用户微信群。当天晚上,龙进就建了一个300人的微信群,先将自己的朋友拉进去,热情的人留下,不热情的删掉。当时龙进的目的比较简单,他觉得客户在使用中一定会出问题,需要给他们一个沟通的渠道,微信是最有效的方式。截至目前,他大概建了20多个微信群,有上万用户。

  微信营销做到一定程度之后,龙进又遇到了瓶颈,因为微信群没有办法扩展更多的群体。比如众筹完之后,微信群里还是只有一千多人,但“卖出5000台设备,应该至少有4000多人才对”。原来很多用户用微信联系不上,联系上的人也并不愿参与。龙进又把团队聚集起来商量办法,一边喝酒一边想,最后大家喝醉了躺在地板上,谁也不说话。

  专业的事情,还是要专业的人来做。龙进花了很长的时间招募营销方面的人才。就在他为招不到人而苦恼的时候,在投资人介绍下,龙进认识了专门做社群运营的运营研究社创始人陈维贤。初次见面时,龙进在心里嘀咕: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孩懂什么?静下心来跟他聊完后,龙进固有的观点改变了,产品是王道,但品牌也要被别人认可。在陈维贤的帮助下,“逗映科技”在全国成立20多个“逗映”飞友会,定期组织线上、线下活动,同时社群也在呈裂变式增长。

  从龙进一个人单枪匹马建微信群营销到现在,“逗映科技”的营销团队已有20多人。

  去年10月,“逗映科技”获得杨向阳、杨守彬、追梦者基金、京基资本的数千万天使轮投资。谈起这轮融资,龙进用“幸运”两个字形容,“现在资本们大多投人工智能、区块链等,而杨向阳先生比较注重实业,聊了20分钟,他就决定要投我们。”

  “逗映科技”产品上线以来,共出售约1.6万台设备。下半年,龙进的目标是流水达到1个亿。目前,龙进也正在寻求A轮融资,主要用于新品研发和品牌建设。

A i 中 国 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cnaiplus;合作及投稿请联系:editor@cnaipl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