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2018-02-27 09:17:00 热度:

对话Waymo CEO:解密Waymo最新动作

A I中国网 https://www.cnaiplus.com

  2018年2月中旬,《纽约时报》举办了“New+Work”峰会,围绕“人工智能”这一主题,邀请了业内著名人士共同探讨对于他们和他们所在的公司来说,未来存在的机遇和挑战。Waymo CEO John Krafcik也参与了峰会,并与主持人共同探讨了Waymo与Uber之间的官司,以及Waymo今年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凤凰城提供的交通运输服务的细节等等。

  以下是主要对话内容,关于你想知道的Waymo最新动作和原因,应该都能在此找到。

  主持人:自动驾驶的竞争更是人才的竞争,像Waymo因为前员工起诉Uber的事件,未来是否还会有?

  John Krafcik:万事都会有个开头,对吧?不过,我还是得说,我们对结果还是很满意的,对我们来说,这件事情,一直都是,也仅仅是为了确保Uber没有使用到我们的商业机密和保密信息。

  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结果。这起案子一直都关注在硬件上,但这起案子让我们也能够有机会弄清楚,Uber是否使用了我们的软件。实际上他们没有,因此我们的商业机密和保密信息都是安全的。

  这是一起非常特殊的案子,因为它的情况也非常特殊,我们也有Google或者是Waymo的员工到了特斯拉和苹果的,但是我们跟他们并不会有法律纠纷。这起案子的确是特殊一些。

  主持人:你打算如何商业化自动驾驶技术?

  John Krafcik:我认为,我们不是汽车制造商,也不是共享驾乘公司这一点对我们来说其实挺重要的。这给了我们很多自由和机会,让我们能够专注于技术。我们经常称之为自动驾驶技术,通俗的讲,Waymo做的事情就是塑造更加优秀更加安全的司机,我们就是在做这样的事。

  基于我们现在的能力,现在其实有很多的机会,其中,我们即将开始一项交通运输服务,和今天大家熟知的共享驾乘服务类似。

  它将会带你到特定区域内(约100平方英里)任何你想到地方。没有限制,没有约束,你可以在特定的区域内自由来往。

  主持人:许多人还是会因为一些小的因素,而觉得我们离自动驾驶是很难解决的问题,你将怎么克服这些因素的影响?

  John Krafcik:我可以告诉你,他们说的大部分是对的,自动驾驶真的是一个非常难的问题,我们也深耕了9年。它真的非常有挑战性。小的问题也并不是不重要的,但我们会一个一个地去解决。

  主持人:Waymo交通运输服务的法定范围有多大?

  John Krafcik:我们一开始将会在100平方英里的区域,也就是从Early Rider的运营区域开始。但我们逐渐会扩大到600平方英里,也就是整个凤凰城的面积。

  主持人:解释一下为什么选择凤凰城?

  John Krafcik:凤凰城的天气非常好,虽然那里非常热,对我们的一些设备形成了挑战,例如我们的计算机和我们的激光雷达等设备,他们本身也会产生热量。从这个角度来看确实挺有挑战的,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凤凰城不会下雪,路面不会结冰。

  有趣的是,因为天气太热了,在那的人们倾向于自己开车,那里没有很多公共交通运输服务。如果我们能够顺利实现自动驾驶并证明这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他们或许就会愿意转向我们的服务。我们也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判断这一商业模式的未来。

  主持人:如果下雨了怎么办?

  John Krafcik:我认为我们的车,在雨中的表现跟人类在雨中的表现差不多。在雨中,Waymo和人类一样,会开得比较慢并且开得更加小心。

  主持人:如果凤凰城真的下雪了怎么办?

  John Krafcik:你说凤凰城吗?凤凰城不是很有可能会下雪。我不是专家(也不是很清楚)。这(天气)也是我们在25座城市测试的原因,现在,我们在底特律也有测试,那里刚经历了一场大雪。大雪让Waymo的测试车非常颠簸。因为这种驾驶体验非常特别,我们就收集了各种数据,和测试车在雪中的表现情况。

  我们在密歇根也进行了雪中自动驾驶测试,但我们也在考虑如何做得更好,我们手里已经有了这个冬季获得的很多数据。

  主持人:当这些车遇到需要等待其他方向的车流经过,而后方又有其他车正在等待的时候该怎么办?

  John Krafcik:这种情况涉及到一种我们称之为肢体语言的东西。这非常重要,因为作为人类司机,我们会有一些动作用来表明我们将要进行的举动。例如在汇入车流时,我们会在无法通过时停下来,而看到可以汇入时,我们会往前挪一点点,这样告诉其他的车辆,我们即将汇入。

  现在Waymo的车已经能够做到这些了。但是老实说,他们在每一种情景下都做得很好吗?不是的,他们几乎在所有情况下都做得很好,但是,他们仍然可以做的更好。去年我们模拟训练了27亿英里,所以我们有很多的经验。

  主持人:什么是模拟训练?是不是大概就是,依据测试的环境例如山景城、底特律、或者凤凰城,绘制了地图,有了这些地方的电子化表示?

  John Krafcik:是的,我们已经实地测试了大约有5百万英里,我们记录了实地测试中一些最有意思的情景,我们在此基础上,加大了情景难度。我们对本来就有难度的情景增加了难度。这有助于我们更加严格地测试我们的软件,增强我们的信心。

  不论是真实世界的测试还是模拟训练,都应该进行。这也是我们继续在真实世界中测试的原因之一。我们通过真实的世界学习到了很多东西,但是我们不能只停留在一个地方,所以我们在25个不同的城市进行测试,而通过在这些城市中收集到的特殊情景,再进一步模拟,测试我们的软件,是我们的秘密武器。

  主持人:选择在凤凰城测试是不是还因为法规的缘故?他们定好了一个框架,让你知道该如何在这里测试。

  John Krafcik:对,这的确是我们在这里测试的一大原因。有很多州,在包括Waymo的家乡,加州,目前,我们都无法像在亚利桑那州一样(不再测试车辆中安排司机)。(雷锋网新智驾注:根据加州汽车管理局的披露,加州也有望在4月初开始批准没有司机的自动驾驶测试车上路测试。)

  主持人:为什么还没落地?Waymo在等什么?

  John Krafcik:我刚刚也提到了我们的Early Rider项目。这些项目参与者们都很棒,他们给了我们很多关于这个全新的产品表现得如何的反馈,对于全世界来说,自动驾驶汽车是一个全新的产品。我们不想搞砸,因此也倾听了他们的意见。我们也不断地在打磨乘坐体验。

  我之前提到过,我们对于Waymo自动驾驶汽车的安全性能非常自信,但是我想要确保这种自信是来自于车辆在任一情景下都能保持的良好驾驶表现。我希望我们的第一批用户能感到非常地安心,让他们觉得,汽车好像是由他们见过的最好的司机驾驶的那样。这就是我们现在正处于的打磨阶段。

  主持人:完全自动驾驶是什么样的完全自动驾驶?车内有技术人员吗?有司机吗?如果有危险发生,有没有远程的协助。该怎么处理?

  John Krafcik:车内没有技术人员,也没有司机。在Waymo的安全报告中,我们曾经讲过我们远程监控的能力和范围,在汽车处于一种自身没法解决的情景时,我们对车会有远程控制的能力 。 

  主持人:当Waymo开放了服务,人们可能会用各种千奇百怪的方法去测试,在Waymo看来,有多大可能会成为公共危机?

  John Krafcik:我认为在座的每一个人,全美的,甚至全球的人,都会度过这些事情的,这些都不是问题。我们不能忘了,每年,全球有125万人死于车祸,每小时就有737起撞车事故,每小时就有140条生命离开。虽然会有很多障碍,但是这些都不会左右我们,因为我们已经等待了那么长的时间。

  在Waymo,我们有一句话,叫做安全才是最紧迫的事,这是我们协调对安全性的要求和工作进度时遵守的原则。我们永远都把安全放在第一位,但是面对每小时有140丧生这一数字,我们必须充满激情和斗志来完成这件事。所以,我们不会让那这些障碍阻碍到我们。

  主持人:自动驾驶的车或许和一般的车不太一样,公路上的车如何跟(或许不太机灵)自动驾驶车辆互动?

  John Krafcik:我们在湾区已经测试了很多年,而我也很清楚,经常遇到Waymo测试车的司机,对我们车的连续性都感到非常满意,这些测试车都开得非常好。如果你住在Waymo总部附近,你就知道Waymo的车表现得如何。我们看到的情况总体上还是很好的。

  主持人:在凤凰城之外,Waymo的扩张速度会有多快?

  John Krafcik:我认为,从城市来说,现在还是有足够的市场能够让我们可以施展。对于加利福尼亚的进展,我们也非常乐观。

  我们的确有扩张到其他城市的计划,但在我们的落地计划中,我们将会解决越来越复杂的问题,越来越恶劣的天气。

  我们不仅仅会推出低速的产品,也会推出每小时25英里的产品,或者是针对特定场景的产品,或者是点到点的产品,以及能大范围使用的全速产品,在任一地点接送乘客。我们的想法就是以凤凰城为其他市场的范本。

  主持人:Waymo会自己开启大范围的交通运输服务吗?随着服务的发展和扩张,Waymo会自己运营远程控制吗?

  John Krafcik:现在,Waymo的落地计划是交通运输服务。因此对于你的问题,答案是:是的,我们会自己运营。但是我还是得告诉你,按照我们的技术水平,我们还有很多选择。如果我们愿意,我们可以授权其他公司使用我们的技术。

  我们一直把关注点放在了共享驾乘上,但是实际上还有很多选择。例如卡车物流、快递、车主个人、汽车制造商等。

  在很多这些领域我们将会与合作伙伴合作。例如Avis(汽车租赁公司),Auto Nation(美国最大汽车经销商)等,他们能够提供很多的后方支持,例如汽车保养。我们没有必要自己来,这也是我们和汽车制造商 FCA的原因。

  现场记者提问:谁将持有数据?

  John Krafcik:如果汽车制造商想通过汽车的运行数据来提高汽车的质量的话,这些数据也可以共享出去。但有关在车内的客户的数据,从个人信息安全的角度,我们是不会共享出去的。

A I中国网 https://www.cnaiplus.com

本文网址: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人工智能报;合作及投稿请联系:editor@cnaipl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