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中国软件网2020-05-07 18:58:00 热度:

百度AI的中场战事

AI中国 网 https://www.cnaiplus.com

原标题:百度AI的中场战事

4月,对于百度来说,是一个艰难的月份。月初,百度App因多个频道存在严重违规问题,被网信办约谈。4月8日,百度宣布停止更新客户端部分频道。百度IR公告(Investor Relations)指出,“这将会对公司的收入产生影响”。

4月22日,据彭博社报消息,百度在美国遭遇集体诉讼,指控其未能遵守中国互联网规定而导致股价下跌,而对于这一风险百度未能在2018和2019年的年报中做出足够准确的披露。

百度App的停更会给百度带来多大的损失?根据2019年报,百度“在线营销服务”收入占比高达72%,而在线营销服务的前提,就是百度的信息流等服务的正常运行。

一直以来,百度单一的盈利模式被人诟病。在互联网公司里,BAT早已成为过去式,除了阿里与腾讯两座大山,市值排在百度之前的还有美团、网易、拼多多。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仅仅依靠搜索业务,很难在竞争激烈的互联网下半场立足,百度的转型势在必行。

人工智能被普遍认为将引领下一场技术革命。在技术领域有深厚积累的百度,能否抓住这一技术风口,打一场翻身仗?

在2017年的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百度喊出“All in AI”的口号,开始走上艰难的转型之路。短短3年过去,在财报中百度将包括小度助手、百度智能云和阿波罗在内的AI业务统称为“新的AI业务”,但其收入并未明确给出。百度将其收入来源归在了“Others”一栏,经中国软件网推断,2019年百度AI收入约为123亿元,占总收入的11.51%。

人工智能,会成为百度在互联网下半场竞争的入场券吗?

01

百度寻求新的增长点

一个产品的停更,引发投资者集体诉讼,表明百度营收的单一性。 根据百度财报,百度的营收来源有两个:“在线营销服务”与“其他”在线营销服务就是搜索和信息流为代表的产品及服务,2019年,其营收为780.93亿,占总营收的72.7%。

图表来自百度2019年财报

百度依靠搜索起家,在PC互联网时代过去之后,也踏上了艰难的转型之路。从O2O,到人工智能,再到信息流,百度的移动互联网转型之路跌跌撞撞。

从搜索时代的人找信息,到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信息找人,百度依靠搜索+信息流建立的护城河,正在遭受以字节跳动为代表公司的强烈冲击。

字节跳动依靠算法,革命性地改变了内容分发的模式。直到2017年,百度才在信息流发力,此时距离字节跳动的核心产品今日头条的成立,已经过去了5年。2020年2月,字节跳动又推出“头条搜索App”,剑指百度核心大本营。

百度的核心收入来源,正面临越来越多的竞争对手。百度也在财报中的风险提示表明,“我们面临激烈的竞争,并可能因此遭受用户和客户流失的困扰。“百度列举的竞争对手分别是阿里巴巴、腾讯、字节跳动、快手、搜狐、360、小米和华为。

外患之下还有内忧,百度内部人才流失严重。2019年,百度的离职高管名单包括:百度总裁张亚勤(退休),前百度高级副总裁、搜索公司总裁向海龙,前百度高级副总裁刘辉,百度副总裁王路、吴海峰、顾国栋、赵承,百度搜索公司CTO郑子斌。近日则有消息称,百度副总裁、百度智能云事业群组总经理尹世明,及智能云事业群组副总经理张志琦已于近期离职。

下一个增长在哪里?百度把目光放在了人工智能。

2016年,谷歌人工智能阿尔法狗战胜人类棋手李世石,让人工智能的概念走进大众化视野。这一年,被称为人工智能元年。人工智能的风口来了。

据德勤报告,我国的人工智能核心产业规模目前已超过1000亿元,预计到2020年将增长至1600亿元,带动相关产业规模超一万亿元。

百度应该是中国最早看到AI风口的企业之一。在2018年的一次百度内部沟通会上,李彦宏表示:“百度在7、8年前就已经在为这个时代做准备了,也将坚定不移地沿着这样的道路走下去。”

2020年1月,百度宣布智能云事业群组(负责AI to B及云业务)与AIG(AI技术平台体系)、TG(基础技术体系)整合为百度人工智能体系(AIG),由CTO王海峰负责。

经过几年的探索与尝试之后,百度在人工智能的布局也逐渐清晰,以三大业务为主:小度助手(DuerOS)、百度智能云、自动驾驶开放平台Apollo。

互联网的下半场,人工智能将会扮演重要角色,百度的这张牌,能否打好?

02

三大新的AI业务

百度从布局AI开始,就坚持开放的战略,通过百度大脑AI开放平台、飞桨产业级深度学习开源开放平台、Apollo自动驾驶开放平台、小度开放平台以及各类开源框架和数据集,向开发者和企业用户开放AI能力。

开源的动力很好理解。在AI产业尚未成熟的条件下,时间越早、规模越大地积累开发者和用户,围绕自身的技术平台构建产业生态,逐渐提高开发者和用户的迁移成本,就越能构建自己的护城河。

根据百度2019年财报,百度的业务线有两个:百度核心业务与爱奇艺,而百度核心业务部门有两个:移动生态与新的AI业务。

数据来自百度财报

这张图基本涵盖了百度所有赚钱的业务。可以看到,百度新的AI业务部门处在相当重要的战略地位,属于两大拳头部门之一。新的AI业务部门主要有三大领域:

1、小度助手(DuerOS)

2017年1月,百度在CES现场推出了首款对话式人工智能操作系统DuerOS。到2019年,小度技能开放平台(DuerOS技能开放平台)上的开发者数量已经超过3.7万人,可提供包括游戏、效率工具、网络电台、直播、儿童教育、智能家居等3600种技能支持。

根据3月20日IDC数据,小度助手的重要硬件载体小度系列智能音箱,在国内已经与阿里、小米形成三足鼎立之势。

不过,智能音箱已经从增量市场转向存量市场。智能音箱的行业标准不断发展,产品生命周期短,新产品推出频繁,消费者对性价比敏感。根据财报风险提示,如果百度“无法根据不断变化的客户需求和新技术开发、生产和销售新的小度智能产品,那么百度核心的收入增长可能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在品牌合作生态上,小度助手的合作伙伴数量已经超过500家,包括华为、OPPO、vivo、创维、TCL、索尼、小天才等。小度助手可以控制的IoT智能设备超过了7000万。

2、百度智能云(云+AI)

百度智能云主要为企业和个人提供AI解决方案、云基础设施和其他服务,服务于金融服务、媒体、工业产品、教育、消费品和电信等行业,同时支持百度的内部需求,也包括近期备受争议的百度网盘服务。

在技术领域,2019年百度发布了自主研发的AI芯片“昆仑”云服务器、中国首款智能边缘产品BIE、以及“天链”区块链平台。

国内公有云市场竞争激烈。在3月份Canalys的数据表示,2019年百度智能云在中国的市场份额位居第四,排在阿里云、腾讯云、AWS之后。而在近期Gartner发布的最新《Market Share: IT Services, Worldwide 2019》研究报告,华为云在中国IaaS市场排名第三,位居阿里云与腾讯云之后,增速达到了222.2%。

华为云与百度云一直在争当中国的“第三朵云”。实际上,争夺第三或许没有太大的意义,在马太效应明显的云市场,只有前两名,才会有更多的话语权,百度智能云的未来还有很长。

3、Apollo自动驾驶开放平台

自动驾驶是AI应用的重要场景。截至目前,百度L4级别自动驾驶城市道路测试历程已经突破300万公里,在23个城市进行测试,智能驾驶专利1237项,位列全国第一。

2019年6月19日,百度Apollo公开了自动驾驶纯视觉城市道路闭环解决方案——百度Apollo Lite,这是目前国内唯一的城市道路L4级视觉感知解决方案。

随着2019年年初的Apollo Enterprise(企业版)发布,百度Apollo开启商业化元年。目前,百度Apollo已经拥有超过177家整车厂(OEM)、一级供应商(Tier 1)及其他生态合作伙伴。2019年9月,阿波罗的第一个无人驾驶出租车队robotaxi在湖南长沙向公众开放,最初有45辆与一汽红旗联合研发的自动驾驶汽车。

除了这三大AI业务之外,百度AI在搜索、信息流、百度APP、百度地图、百度输入法等业务也有应用,这一部分属于移动生态。

对了对内的布局,百度也积极对外投资。根据得勤研究数据,百度分别在教育与无人驾驶领域投资了至少7家企业。教育领域有三家:作业盒子、智客、作业帮,无人驾驶领域有四家:蔚来汽车、智行者科技、中科慧眼、禾赛科技。

03

百度AI赚不赚钱?

作为一个新兴的技术,从概念的普及,到技术的成熟,再到应用的落地,可能需要数年的时间。人工智能的商业化探索,此前并没有经验可循,还处在萌芽阶段。百度算是人工智能商业化的拓荒者之一。

很多批评者认为,百度过分依赖搜索及信息流业务。百度AI到底赚不赚钱?赚多少钱?如果要理清百度的AI转型之路,这是第一个需要回答的问题。

根据百度2019年财报,百度全年营收1074亿,其中在线营销收入78093亿元,占比总收入的72.7%;其他收入29320亿元,占比总收入的27.3%。

百度并未在2019年的年报中明确表明,新的AI业务收入的具体情况,但是我们还是能从一张报表中做推测:

来自百度2019年财报

从这张图中我们看到,归在“其他收入”的选项一共有四项:爱奇艺会员服务、爱奇艺内容贡献、提供金融服务赚取的利息收入以及其他。

百度在财报中表示:“2019年其他收入同比增长44%,这主要是由于爱奇艺会员,云服务和智能设备的强劲增长。”结合上表基本可以确认,这个“Others”,就是百度AI业务的收入。

我们计算一下从2017年到2019年,百度AI的收入及占比情况:

百度近三年在新的AI业务的收入分别为22.81亿、58.75亿、123.61亿,占比分别为2.69%、5.74%、11.51%。

这是一份怎样的成绩单呢?

从占比来看,2019年的AI业务也只占总营收的一成左右。也就是说,经过3年多的商业化发展,AI业务对于百度的营收贡献,只占据很小一部分。

然而,从增速来看,2018年及2019年的AI业务营收,与前一年相比,分别达到了157.56%、110.40%,成倍数增长,不可谓不快。

作为对比,我们可以看一下其他互联网巨头以及AI创业公司,他们的AI业务赚不赚钱呢?

值得一提的是, 百度新的AI业务的商业模式,主要是IaaS+AI开放平台。而一些AI创业公司,商业模式基本上是定制方案+AI开放平台,有的还有一些硬件销售收入。而大公司如腾讯与阿里,也没有具体AI业务的营收情况,只有云服务。

所以这个对比并不完全准确,只作为一个参考。

腾讯云2019年收入超过170亿元,阿里云2019年(非财年)营收达到355.25亿元。华为在年初成立了云与计算BG,与百度的人工智能体系类似,不过华为的2019年年报并未透露云与计算BG的营收情况。

也就是说,百度的智能云业务,虽然与腾讯云、阿里云相比还略有差距,但差距并不大。

我们再把目光放到人工智能创业公司上。2020年以来,有两家AI公司被传出IPO最新动态,一个是在去年8月就递交招股书的旷视,一个是寒武纪。

旷视与地平线,分别代表了在视觉与AI芯片领域的佼佼者。一旦上市成功,将分别成为人工智能第一股与AI芯片第一股。

旷视科技成立于2011年,主要向客户提供包括算法、软件及人工智能赋能物联网设备的全栈式解决方案,其核心竞争力是深度学习,自研的深度学习框架Brain++作为一个统一的底层架构,为算法训练及模型改进过程提供重要支持。旷视科技的人工智能赋能的解决方案主要包括个人物联网、城市物联网和供应链物联网。

寒武纪成立于2016年,主要通过向客户提供处理器IP授权、芯片及加速卡产品、智能计算集群系统获取收入,能提供云边端一体、软硬件协同、训练推理融合、具备统一生态的系列化智能芯片产品和平台化基础系统软件。

根据招股书,旷视在2016年到2019年6月30日止六个月期间的营收分别为6780万元、3.13亿元、14.27亿元、9.49亿元;期内分别亏损3.43亿元、7.59亿元、33.51亿元、52亿元;寒武纪在2017年到2019年的营收分别为784.33万元、1.17亿元、4.44亿元,期间分别亏损3.8亿元、4104万元、11.79亿元。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旷视的大幅亏损主要是由于上市引发的优先股的公允价值变动。剔除此类非经营原因,旷视科技2018年的经调整净利润为3220万元,2019年上半年经调整净利润为3270万元。

有营收,但不赚钱,这是AI创业公司乃至整个科技创业公司的普遍现状,属于“黎明来临前的黑暗”。关键是,烧钱抢占市场押宝未来,还能坚持几年?

04

AI成熟还需时日

2019年,中国人工智能企业的数量超过4000家,比前一年提高近一倍。对于“AI企业”,目前行业已经达成共识,可以分为三个层面: 基础层、技术层和应用层。

在中国,大部分的国内AI公司都会选择从技术层和应用层切入,并伴随着技术的沉淀和业务的拓展,两层的界限逐渐模糊。以旷视、百度来说,在三个层面都有涉及。

“AI的商业化是不均衡的,在个别行业,已经大规模商用,这些行业的特征是信息化发达,行业的经营十分依赖技术手段。“艾瑞分析师李天慈告诉中国软件网。

旷视和寒武纪都在这个范畴当中,分别在深度学习和AI芯片领域,拥有自己较高的技术壁垒。

”至于亏损,则需要考虑对方的计提规则、摊销、研发资本化之类的会计处理,本质上这类软件研发公司没有太多的资产需要摊折,但是他们每年的研发投入太大了。“

比如寒武纪,亏损原因就是因为研发支出太大,每年的研发费用占营收比例都超过100%。旷视在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的研发占比也分别达到了76.6%和49.4%。

“除了这些行业,其他行业的商业化是非常艰难的,因为AI通用性比较差,比如一个石化企业遇到的智能化问题跟一个装备企业可能差距巨大,很难复用AI能力,供应商做解决方案的性价比就会非常低,而传统工业企业又没有能力去自研AI,同时不同行业又都有各自的门槛。”李天慈说。

从2015年开始,人工智能经历了一轮资本市场的热潮。在过去5年间,中国人工智能领域投资快速增长,2015年,投资总额达到了450亿元,并在2016年和2017年持续增加频次。

经过行业的一轮优胜劣汰,以及投资界和企业界对人工智能的了解逐步加深,人工智能投融资市场开始回归理性。根据投中研究院与崇期资本联合发布的《2019中国人工智能与产业投融资白皮书》显示,截至2019年12月17日,国内人工智能领域融资348起,与2018年的553起差距明显。

“AI的企业我们看了不少,但真正出手的很少。”一位海富基金的投资经理告诉中国软件网,“基本都是定制化场景,不具备大规模复制的的基础,而且以项目形式为主,做成产品的很少。“

前段时间,与旷视同属“CV四小龙”的商汤科技,被外媒曝折戟IPO,推迟了今年在香港上市的计划。商汤科技的盈利能力不被看好,且在核心AI技术领域没有明显的优势。

在无人驾驶领域,Starsky Robotics是第一家拿掉安全员把自动驾驶卡车上路的公司,现在已经倒闭。不过Starsky Robotics是挂自动驾驶之名,做传统人工货运的勾当,属于典型的“伪AI”。

现在早就已经过了玩概念、讲故事的阶段,拥有底层技术的创业公司将更加受到人工智能领先机构的青睐。

所以,在大环境上,AI的商业化还是一个比较复杂和宏大的命题,真正意义上的市场爆发还远没有到来。

于私,以百度为代表的一批技术公司的AI布局,是在为未来布局,抢占下一波技术革命的门票,需要一定时间的探索期,可能是5年,可能会更长;于公,这种探索对中国AI的整体推动,也具有重要的意义。

今年,新基建成为大家关注的热点话题,人工智能作为融合基础设施之一迎来发展的新机遇。以百度为代表的一批人工智能企业,能否抓住这次机遇,我们拭目以待。

AI中国 网 https://www.cnaiplus.com

本文网址: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人工智能报;合作及投稿请联系:editor@cnaiplus.com

AI中国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