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2018-12-08 20:06:01 热度:

36氪领读 | 《基因传》:上帝之手,会落在正直人类的肩膀上吗?

Ai中国网

原标题:36氪领读 | 《基因传》:上帝之手,会落在正直人类的肩膀上吗?

36氪专门为读书设立了【36氪领读】栏目,筛选一些值得读的书,并提供一些书摘。希望你手边有一本称心的书,让读书这场运动继续下去。

今天的文稿来自36氪音频节目《十分好读》,十分钟精准拆解,带你读懂一本好书。这次要推荐的这本书,是来自普利策文学奖得主悉达多·穆克吉的《基因传》。

2018年的12月4号,也就是本周,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周二,对很多人来说,却成了宛若重生的大日子,因为在这一天,一种叫做艾美赛珠单抗注射液的药品通过了国内的批准,从此,只需要一周使用一次,数以千万记的血友病人就可以摆脱疼痛和死亡,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了。这个结果,是人类在对抗血友病的征程中,一个可贵的胜利。

血友病是一种十分难缠的基因遗传疾病,会导致患者因为小伤口就流血不止,或者导致各种血管疾病,然而因为是基于基因突变而产生的病症,所以它是不可治愈而且会逐代遗传的。

我们耳熟能详的故事是,带有血友病基因突变的英国维多利亚女王,她的基因在遗传给自己的外孙女,也就是沙皇皇后亚历山德拉之后,又遗传给了沙皇的嫡长子阿列克谢,儿子危及生命的出血和虚弱让亚历山德拉皇后束手无措,只能听信于号称可以治好王子的神秘道士,著名的阴谋家拉斯普京,佞臣当道,直接导致了俄国封建君主制的土崩瓦解。谁能想到,只是小小一个基因上产生的突变,就能和20世纪发生的重要政变鬼使神差的联系在一起。

这就是基因,在我们还没发现它的存在的时候,它就已经开始展现自己强大的杠杆力量,甚至插手历史进程,而在最近,由于两个天然可以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的出现,使得关于它的争论更加频繁的出现在了我们的视野里。

基因是什么?基因突变又是什么?一个健康人敲除了一个关键基因后,对整个人类又意味着什么?这种极端的做法真的可以预防所有疾病吗?本来应该科学家去思考的问题,突然呈现在了每一个普通人面前。

想要系统的深入了解基因学来解答无数疑问,对很多人来说可能已经不太现实了,所以今天我们推荐的这本《基因传》,足以帮助我们多快好省,深入浅出的快速了解基因学。这本书的作者是悉达多·穆克吉,他的另一本著作《众病之王:癌症传》,也是曾经得过普利策文学奖的医学著作,在医学方面的扎实基础,足以让他举重若轻的为我们介绍“基因”这种看不见摸不着,却深藏在每个人的身体里,花了数亿年逐渐改变世界的神奇物质,所以,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他是怎么介绍“基因”的吧。

基因曾经是生物学范畴“之外”的概念。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在思考哪些是发生在19世纪末期生物领域的重大问题,那么遗传学的排名恐怕并不会靠前。研究生物体的科学家显然更关注其他领域,例如胚胎学、细胞生物学、物种起源与进化。那么细胞如何发挥功能?胚胎如何发育成生物体?物种来自何方?又是什么造就了千变万化的自然界呢?

但是人们在试图回答这些问题时却都受阻于相同的节点,其中的共性就是缺乏信息的连接。任何细胞与生物体都需要信息来执行自身的生理功能,可是这些信息源自何方?某个胚胎需要接收消息才能变为成熟的个体,那么又是什么物质来传递此类消息呢?或者就事论事某个物种成员如何“知道”它应该属于哪个物种呢?

其实基因的无穷魅力就在于此,只需要对它进行单次扫描就可以找到问题的答案。细胞执行代谢功能的信息源自何方?当然是来自细胞的基因。那么胚胎中的加密信息呢?当然还是由基因来编码。

当某个生物体开始繁殖的时候,基因发出的指令在胚胎构建、细胞功能、新陈代谢、交配仪式与复制物种时起到关键作用,并且所有这些重要信息均将以某种相同的模式来进行。遗传学不是生物学领域的次要问题,它一定会跻身于学科排名的前列。如果基因是代表生物信息的通用货币,那么它将不仅局限于诠释遗传规律,而且还可以用来解释生物界的主要特征,并且据此来阐明自然界的历史、现在与未来。

其实,自从基因遗传学得到发展以来,人类对它的重视与日俱增,不然你以为中国“优生优育”的口号是怎么来的,近亲之间不准结婚的规定又是为了什么?

虽然在伦理的角度上,人类从来不允许把编辑基因的技术用在人类本身,也受到了业内的一致谴责,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在深入了解了基因学之后,没有对它进行合理的利用——当然,检测出某种致病基因的存在,然后排除可能的危机也是其中一种,但这并不代表敲除一个没有危机的基因片段,以达到预防某种疾病的目的是合情合理合法的,这是一个重要的前提。

而事实上,基因研究更广阔的意义不仅仅是把一个人患病的可能及时察觉然后扼杀在摇篮里,而是让我们更深入的了解某种疾病,然后才能举一反三,发现更多疾病的软肋。

现在我们都已经知道,癌症是典型的基因组病。医学界在一个多世纪前就将其认定为遗传病。1872年,巴西眼科专家伊拉里奥·德·戈维亚描述了某个患有罕见眼部肿瘤的家族,这种被称为视网膜母细胞瘤的疾病曾导致了多代人的悲剧。

在遗传因子概念被提出的整整一个世纪后,科学家们开始集中意识到,癌症是正常细胞生长调控基因发生突变的结果。由于这些基因在正常细胞生长过程中发挥着强大的调节作用,因此皮肤创面在自愈后会停止生长从而避免形成肿瘤,我们也可以使用基因语言来表述:那就是基因将会告诉创面细胞生长或者停止的时间。

遗传学家意识到,癌细胞中的这些调控通路已经在某种程度上遭到破坏。其中启动基因与终止基因会出现功能障碍,而维护细胞代谢与完整的基因也将难以维系,最终导致细胞生长失控。其实癌症就是这种内源性遗传通路改变的结果。就像癌症生物学家哈罗德·瓦默斯所言,癌症是“对正常自我的扭曲”。

作为人类历史上最为常见的疾病之一,癌细胞在经过突变、生存、自然选择与增殖后实现了永生,它们还通过基因将恶性指令传给子代细胞。

20世纪80年代早期,生物学家意识到,癌症是一种“全新”概念的遗传病,其结果是遗传、进化、环境与概率交互作用的产物。如果癌症基因组测序对了解其生理机能与遗传多样性必不可少,那么我们应该首先完成正常人类基因组的测序工作。而人类基因组就可以作为癌症基因组的正常对照。

只有明确了正常或“野生型”基因的结构,我们才能准确识别出基因突变的类型。如果没有正常DNA序列模板作为参照,那么我们根本无法解决那些基本的癌症生物学问题。

当然,也有科学家在展望这场生物学革命的时候表现的并没有那么乐观,1923年,遗传学家霍尔丹就预言,只要人类掌握了控制基因的能力,那么所有的信仰,价值观和制度都将岌岌可危。

最近,有关于这个问题的讨论也甚嚣尘上,很多人担心被编辑过的基因会污染人类的基因池。不过,虽然我们不应该为这种反伦理的实验开口子,但是人的基因既不会像细菌病毒一样从一个人传染给另一个人,也不会像汞铅雾霾核辐射一样从一个点扩散到周围的点。

人的基因自己扩散只有一种方式:生娃。所以,假如有一个基因扩散到了全人类身上,那一定得是拥有这个基因的人子孙后代繁荣昌盛,而没有这个基因的人都死光了。而根据达尔文自然选择的基本原理,越好的基因,增加得越快。而坏的基因,不但不会增加,反而会减少,所以,虽然不能完全的放松警惕,但是上帝之手,还是落在正直人类的肩膀上。

幸运的是,在伦理危害泛滥成灾之前,转基因技术自身遇到了发展的瓶颈。胚胎干细胞研究中大部分基础工作都是通过小鼠细胞完成。20世纪90年代早期,随着人类胚胎干细胞从人类早期胚胎中提取成功,从事该领域研究的科学家也旋即遇到了意想不到的难题。

与那些实验操作相对容易的小鼠胚胎干细胞不同的是,人类胚胎干细胞不能在培养基中生长。生物学家鲁道夫·耶尼施说:“这也许是该领域个不为人知的小秘密:人类胚胎干细胞并不具备小鼠胚胎干细胞的能力。你无法克隆它们,也无法使用它们进行精准的基因打靶……它们与无所不能的小鼠胚胎干细胞区别很大。”

所以综上所述,转基因的精灵至少在短时间内还无法摆脱束缚。

好了,这就是我们今天要推荐的由中信出版社出版的《基因传》。好书何必久读,十分钟精准拆解,带你读懂一本好书。如果喜欢我们的节目,可以加入我们的社群,进群之后,不仅有机会把这本来自中信出版社的《基因传》收入囊中,还可以得到更多好书资讯哦,赶紧在微信添加朋友里搜索“kexingdiantai”,加入我们吧。

Ai中国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人工智能报;合作及投稿请联系:editor@cnaipl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