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2018-12-29 12:36:01 热度:

今天你的孩子多动了吗?

AI中国 网 https://www.cnaiplus.com

原标题:今天你的孩子多动了吗?

今天,各种英语和课外素质教育大行其道,但是,我们同时也应该注意到,还有数以千万计的在学习上表现低于预期的儿童,他们身上存在的学习障碍、学习能力低下等问题相比于成绩更需要得到关注。

例如有大量的无法专注、集中精力或者不能遵循规矩的儿童,面对这些孩子,失去耐心的家长常常采取简单粗暴的办法,试图通过说服教育、甚至批评打骂等方法来纠正孩子。

然而,这只会导致孩子注意力缺失等问题更加严重直至影响未来的学习工作和生活。问题最严重的孩子可能会与ADHD有关。

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ADHD)俗称多动症,是一种与脑神经发育相关的心理疾患。其突出表现是容易分心难以专注、多动不安。

美国的长期跟踪调查显示,5~12岁间患有多动症的儿童在成为年轻人后犯罪的几率更高,美国每年为此付出的成本在20亿到40亿美元。

李世芳等人的 META 研究则指出,中国儿童多动症总患病率为5.7%,截至2015年,中国0~17周岁儿童人口数量为2.71亿,这意味着在中国,至少有超过1500万多动症儿童。

研究表明,多动症常开始于3岁,但多数到小学阶段才被诊断,在7~9岁才得到诊断和治疗。现实情况是,大量的学龄前儿童即使存在多动症问题却没有得到及时诊治。

除了这些大量没有被及时诊治的多动症儿童外,还有很多孩子在注意力等学习有关的认知能力方面存在不同程度的问题。

董春梅是聚思教育的创始人兼 CEO,这家公司现在做的正是去解决这类的问题。

目前他们正在试图通过专注力培训来改善孩子们注意力不集中等问题,甚至还借鉴了人机互动设计了严肃的小游戏来为5-15岁的孩子提供系统的专注力教育课程,在一年长达96节课的过程中来帮助孩子们改善、培养和巩固专注力以及记忆力等其他基础认知能力。

他们清楚,这些问题本身并不是问题,真正成为问题的是人们有意无意的忽视和漠视。

董春梅曾经在中科院心理所研读心理学,本来和大多数女性一样,她生活和生命的轨迹会在家庭和工作之间做简单的振谐运动,但是,她最后却因为身边遇到越来越多的被注意力问题困扰的儿童以及为此忧心忡忡的家长而选择了创业。

她是创业者,但在此之前,她首先是母亲和心理学家。

董春梅知道,有针对性的教育手段和足够的关怀可以有效帮助这些儿童提高注意力和认知力。这不仅是家长和学校的迫切需求,也是素质教育的重要外延,而在专注力教育之外,对孩子的情商教育也是聚思的重心之一。

在课堂和学校里,孩子能够掌握知识,但是,还有不少的孩子因为各种原因无法集中注意力,也无法建立融洽的人际关系,聚思充当的就是学校、社会和家庭之间的粘合剂,通过专注力和情商教育来帮助孩子在获得知识之外更好地成长。

董春梅对这块市场了然于心,相比其他热门教育,专注力培训在中国现在是一片蓝海市场,这个领域里没有太多竞争者,大家几乎都处在同一起跑线。那么,谁能在最快时间里占领更大的市场,谁就能获得最大的优势。

在两年半以前,董春梅在北京开了第一家培训中心,通过加盟等方式在全国30多座城市中至今已经建立起一张由超过60家店面组成的网络。

事实上,只要有心理学专业背景或者一年幼教工作经历就可以成为聚思的老师,设施和教学场地看上去并不高端。

对董春梅而言,聚思的杀手锏在于一套标准化的系统。通过一套智能硬件和软件结合的方式在儿童培训之前对其进行测量测试,用技术和设备来监测到每个儿童的脑波,以此来达到适应并兼顾每个人不同状态的目的。

他们成功了吗?直到今年一月,董春梅才第一次出去融资,拿到一笔千万元规模的天使投资,在翻滚跌宕的创投大潮中,这家公司还只是一朵不起眼的浪花。

这会是一门成功持久的生意吗?如果30个月的过程还无法证明的话,那么我们不妨从另一个角度去观察。

聚思的三位女性联合创始人说过,发现儿童成长密码需要的是一一爱、自由以及规则。

而这也正是哈洛(Harry F. Harlow)通过一系列残酷的行为实验得到的答案。而直到1958年哈洛的恒河猴实验之前,在三四十年代的欧美最流行的是华生的育儿观点,哭声免疫法、延迟满足法、婴儿独立睡眠法等全部源自他“要把孩子当作机器一样训练和塑造”的育儿思想。

仅仅是对儿童的爱,人类就花了将近三十年才认可和接受。

那么对那些不够专注的儿童的爱和耐心,我们还要等多久呢?

Q=媒体

A= 董春梅

“如果把学习比作一辆车,那么核心认知技能就是发动机 ”

Q:为何选择专注力训练这个细分领域去创业?当时市场有什么痛点?

A:其实我关注这个行业真的还是蛮早的,2013年的时候,我们家孩子六岁,那个时候他开始上小学,在那之前我一直觉得我带孩子带的是很好的。

但是上了小学之后,他的老师会给一些反馈,说上课有点坐不住,话多,特别爱跟别的小朋友聊天,回到家的时候你问他今天留了什么作业,他说不知道。

后来我就跟其他孩子的家长一聊,发现几乎所有的家长都得到过老师的这种反馈,然后大家也都很困惑,也不知道这个问题该怎么解决。那时候好多家长都觉得我是学心理学的,来问我专注力这个问题到底是什么原因,要如何解决?那时候开始我就关注到这个市场。

在2013年的时候,我当时看到国内有几家机构在做这件事情,处于一个非常早期的阶段。整体解决方案也还是不太成熟、系统,从它的科学性跟有效性上来讲,我觉得也存在一些问题。

因为我们学心理学的都知道,孩子注意力的问题,当然是有些传统的训练办法,但往往是比较漫长的,而且在这个过程当中,每个孩子存在个体差异,除非是非常有经验的老师,否则很难兼顾的到。所以它的效果也不是那么的稳定跟明显。

那时候我开始跟我的合伙人宋博士交流。我跟她说,“在美国都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国内的解决方案我觉得都不是特别的理想。”她一直在看国外的解决方案,后来她正好参与美国 FBI 一个警察注意力训练的项目。

在这个过程中,她接触到美国通过脑反馈以硬件和软件的介入来做训练的这种模式,并且当时在美国很多公立校里面,都有这些产品的多年应用,效果也很好。大概在2015年年底的时候,我们成立聚思,开始着手想把美国的这种方案引进中国。

Q:脑力训练具体是指什么?

A:如果把学习比作一辆车,那么核心认知技能就是发动机,当发动机的性能提升了,车才能开得更快更稳、更耐用。聚思就相当于提升了发动机的性能,因此可以从学习的根源上解决问题。

Q:目前生源主是从哪里来的?

这个市场我们从了解一直到决定做,其实用了两年的时间。

前期我们经过了充分的市场调研和准备,了解过了各个机构的打法。一开始我们也在想到底从哪端切入?是B端,还是C端?是线上,还是线下?刚开始其实都是有可能性的。

但最后我们还是选择了to C而且以线下的模式,我们觉得这种方式是最扎实最考验产品和服务的。那时候做机构的话,主要方法就是地推,各个小区或者学校门口、商场门口,我们设置了一些体验点。只要能把细节做到位,这种方式还是很经济的。

Q:像专注力的培训刚开始做市场教育的时候有哪些吃力的地方?

A:其实在2016年的时候,家长在这方面的认知就已经很强了。我们从百度搜索的关键词的频次也可以看出来,这两年更是有一个爆发式的增长,甚至在前几个月我们观察到,注意力的关键词的搜索频率一度超过了英语培训。

这个问题我觉得是越来越严重。而且这个问题它不是单纯的一个家庭问题,它可能是一个大的社会问题。

现在的电子产品越来越低幼化,孩子的注意力也越来越难集中。有时候看一岁多的小朋友就开始会滑手机了。电子产品对孩子最大的一个危害是对注意力的损伤。

所以我觉得随着社会问题的凸显,也会导致家长在这方面的需求越来越多。它还是素质教育里面相对比较刚需的一个点。

“用技术的手段更能兼顾孩子差异化的情况”

Q:专注力问题是一种发育、成长阶段的不成熟,还是它本身有可能是一种疾病?

A:有的是不成熟,但是有的就是疾病,而且疾病的表现可能你很难去判断。

那么,随着年龄的成长它有没有可能变好?当然有可能。科学研究表明,其中有40%是可以通过发育性改善的,比如说你慢慢大了以后,这个问题就好了。

但是我们并不知道那40%里面是哪些人能改善,有些人可能就会把这个问题遗留到成年,变成成年的多动症。

它的不确定性是一个很要命的地方。这意味着我们要把孩子的未来锁定在一个不确定的事情上。那么等待它自然而然的去改善,还是我们前期及时地帮助他去改善?

如果你帮助他去改善,这个结果必然是好的,如果你什么都不做的话,他就会走向那个不确定。

Q:孩子专注力提升大概需要多久的周期?

A:通常孩子在3个月之内都会有不同程度的变化。快的话一个半月我们就能看到孩子一些行为上的改变了。但3个月的话没有办法形成永久, 所以还是要坚持下去。能让孩子形成一个比较稳固的状态大概需要1年的时间。

Q:人机互动的原理是怎样的?

孩子会带上我们的智能硬件,去做电脑上的一套软件的训练。

每个训练都是个小游戏,每个游戏都是看上去很简单的,因为它不是以娱乐为目的,所以设计得都是比较低刺激的。

因为这个手环是一个生物电的采集终端,人特别专注的时候,生物电的信号是比较强的一个波段。这个信号被捕捉到以后,它就会通过蓝牙反送给电脑。

Q:聚思的老师大概是什么背景?师资规模大概有多大?

A:一种是有教育学或者心理学专业背景的老师,还有一种是有一定幼教工作经历的老师。

我们所有门店都是按照这个标准来招老师,然后到北京有统一的培训。后续的话每周都有线上的针对老师的培训。现在我们全国大概有不到200名老师,都是全职的。

Q:是不是可以说,课程和培训内容相对比较重要,而场地面积还有师资力量就没有那么重要?

A:在教学体系里有名师效应,你如果过分依赖人,那一定是走名师的那个极端。

那如何去通过一些智能跟科技的手段,尽可能的把一些教育的内容标准化?这种标准化的东西对孩子来讲一定是有意义的。我觉得AI是有价值的,但你不能把AI的价值扩大成让它完成教育的所有任务,我觉得这个也很不现实。

“教”和“育”更多的是体制内全日制教学去做的事情,“学”和”习“是校外机构所要解决的问题。

Q:我们都知道孩子各有各的差异,所以你怎么在标准化和差异化间达到一个相对平衡?

A:应用技术的手段才更能兼顾孩子差异化的情况。

我们前面的测评要做的就是要了解孩子的差异化,我们的课程需要给孩子匹配哪些模块。知道孩子的问题之后,再有针对性的强化才是最有效的。

为什么在训练中每个孩子都有一个自己的目标设定?这些都是基于个体的设定,孩子在达成目标的过程中不断的完成自我调整是一个自适应的学习过程。

人和人之间互动的时候,最大的偏差在于什么?就在于老师没有办法给到一个准确的及时反馈。

如果说一个老师带十几个孩子的话,不可能同时观察到每个孩子,这样又怎么可能给他及时反馈。教育是特别需要反馈的一件事。孩子只有得到了反馈,他才能做调整。

反馈是需要一个更准确的系统来评估的。

当我们没有给到反馈的时候,孩子是不知道他该调整什么,他也不知道我该怎么调整。所以我觉得很珍贵的一点是通过我们的系统给孩子一个及时反馈。反馈信号跟自我状态的调整是一个正相关的关系。

Q:有些小孩可能专注力不是很好,但另外一方面才能很突出,你们会不会有意去加强这方面的观察或者努力去引导帮助他们?

A:首先,我们特别反对给孩子贴标签,不管什么样的孩子来到我们这边,我们都不会说这个孩子有学习问题,更不会说孩子多动症等等,我们是坚决不允许这种事情的。

即使家长有这样的一些表述,我们都是坚决禁止家长。每个孩子身上都有闪光之处。一定要善于发现孩子闪光的地方,可能有一些动来动去的小朋友反而很有创造力。

这些都是我们老师在课堂上,或者我们在跟家长的沟通中要去主动强调的一些点。首先肯定孩子的优点,在孩子不足的地方要肯定他的进步,这是一个大的基本的教育逻辑。

"越是下沉的地方,其实孩子问题会更加明显

Q:相对四五线城市家长,一二线城市家长对这方面的关注是不是要强一些?

A:我们现在在五线城市都有培训中心,越是下沉的地方,其实孩子问题会更加明显,不知道你有没有这种感受?

家长什么时候会有意识?肯定都是从学校那边得到不良的反馈。不管是几线城市,这个问题跟学习成绩是正相关的,而且关联性还是比较强。

家长要去解决孩子的学习问题,就会给孩子报各种补习班,但有的孩子根本就补不进去。家长就要思考这个问题的根源到底在哪儿?其实稍微追溯一下就能够发现,如果孩子注意力的问题不解决,那么在学习上面做再多的投入,都是白花钱,而且关键还白花时间。

现在家长在孩子身上还是比较注重投入产出比,就是你投入的资金所能带来的这种效率和效果是多少。

我们在四五线城市会做家长讲座,在前期把一些基本的概念讲清楚之后,家长非常容易认同。反倒是一线城市的家长,他们的选择面更广泛更多元化。所以下沉市场可能好做一些。

Q:那三四线城市的用户教育和市场培育,这些费用是不是相对一线城市要高一些?

A:不会。

越小的城市,用户口碑形成的传递功能越明显。

四五线城市还依赖于微信,基于微信群的一些推广手段都是很有效的。相反在一线城市,比如在北京做社群营销,已经很费劲了。朋友圈的影响力也越来越有限。所以我觉得一二线城市的传播成本要比三四五线高很多。

越是信息爆炸的地方,你的信息想要露出的成本越高。

Q:聚思现在线上发展的怎么样?

A:之所以现在开始做线上主要是因为我们在过往两年接触到了很多C端用户,我们发现确实有些用户是我们线下所覆盖不了的。

有的可能是因为距离的问题导致他无法到线下的中心。还有的可能是因为有些地方我们现在没有设点,但很多家长觉得孩子很需要做专注力的提升。

我们早期的线上课程只针对小批量的孩子,他们算是种子学员或者说是我们的VIP学员。在线一对一,在没有做任何市场推广的情况下,我们招了20个VIP学员。这批VIP学员,算是一个冷启动的模式。

Q:线上和线下的关系是怎样的?

我觉得线上是一个规模化的过程,是宽度,但是线下是深度,我认为作用还是不一样的,很难说谁能替代谁。我一直觉得教育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面都会是线上线下结合的方式。

目前有一些孩子他还是很需要线下的这种学习场景的,包括我们之前在做线上专注力训练的时候,发现有的孩子根本就坐不住,那这样还如何上课?总不能孩子上课的时候让家长什么也不做坐旁边陪着,这样家长的时间成本也很高,也不现实。对于这样一些孩子,他是挺需要线下的教学场景的。

所以我觉得线下的作用是能够提供更深度的服务,能够帮助解决孩子更深度的一些问题。但是大家一些普遍性的需求在线上可以得到初步的满足。有些孩子还需要更多,我们可以让他到线下,所以线上线下是一个比较好的互为补充的模式。

Q:聚思未来的规划是怎样的?

A:我们现在已经有自己线下的基础了,所以要开始大力发展线上了。

线上是我们自然而然内发的一个需求,而不是说为了迎合市场。因为我们原来在线下,孩子们一周两次课程,由于距离的问题其实损失了很多客户。对于我们来讲,转化到线上很大程度上提高了我们的获客效率。所以我觉得这是线上对线下能够特别好补充的一点。

另外未来的话,我们也希望能够把我们的学习场景再做的更轻量化一些。

现在大家都在抢占孩子的时间,每个孩子都很忙好累。那么有没有一些更便捷的学习方式?我们可以把一些学习碎片化,然后结合场景,让这种学习变得随时随地,而且更高效。

现在有好多快餐式的线上产品,比方说抖音,孩子刷抖音对他的注意力本身就不好。但是如果刷完抖音,可以做个十几分钟的注意力训练,就能抵消这种负面的影响。

所以在硬件跟软件标准化的前提下,我们可以做更轻量级的产品,这样就能够有更多的受众群体,不单单是孩子,成人我认为也是很需要的。

AI中国 网 https://www.cnaiplus.com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人工智能报;合作及投稿请联系:editor@cnaipl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