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2021-01-08 00:00:00 热度:

2021年互联网巨头第一仗!飞书开撕微信,阿里华为百度全都入局

LX A i 中 国 网 Q
2021年互联网巨头第一仗!飞书开撕微信,阿里<a href=/a/tag//huawei/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华为</a><a href=/a/tag//baidu/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百度</a>全都入局

“老炮”钉钉的打法经历了钉钉时期和云钉一体两大阶段,划出一条相对完整的发展脉络。

钉钉创始人陈航治下的钉钉无疑是一款优秀的产品。2020年5月钉钉春夏新品发布会上,陈航宣布钉钉用户超过3亿,并一口气发布视频会议一体机F1等产品,发力智能硬件领域。在陈航看来,钉钉定位企业SaaS服务商,他十分强调钉钉的独立发展。

但是,令陈航没想到的是,此时大体完成原始积累的钉钉将面临更重大的使命,迎接他本人的是黯然转场。2020年9月,阿里宣布钉钉与阿里云合并成立钉钉大事业部,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接替陈航来管理钉钉,进入“云钉一体”新阶段。

2021年互联网巨头第一仗!飞书开撕微信,阿里华为百度全都入局
▲今年的云栖大会,陈航最后一次以钉钉CEO身份接受采访(左:张建锋;右:陈航)

张建锋的宏图是将阿里云+钉钉比作新时代的操作系统,两者的组合类似于当年的 Windows+英特尔。早在2019年底阿里就开始强调云钉一体概念,张建锋表示,将云基础设施用起来,上面需要更容易应用的平台。而面对移动化需求,钉钉就是这样一个新型操作系统。

基于这样的理念,张建锋表示阿里云在数字经济时代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是做深基础、做厚平台、做强生态。

这一抉择对钉钉的命运可以说是意味深长。从阿里2020年11月公布的2021财年Q2财报来看,集团收入同比增长 30%至 1,550.59 亿元,其中,云计算业务收入强劲同比增长60%至148.99 亿元。

阿里很清楚要想成为一家百年常青的老字号需要做深的基础是什么,做厚的平台为了什么,至于智能硬件等这些就留给生态伙伴去做吧。

不同于一站式的钉钉,腾讯的企业微信和腾讯视频还是两款相对独立的产品。

一边,企业微信在2016年阿里钉钉成立一年后诞生,主打腾讯擅长的轻量级 OA,目前已从2019 年底日活 6000 万发展到2020年底企业微信连接用户达到4亿。另一边,腾讯会议则是一款生于云上、长于云上的产品。发布245天(8个月)用户数突破1亿。与此同时,国际版VooV Meeting在全球超过100个国家和地区上线。9月,腾讯会议企业版也正式上线,寻求付费。

2021年互联网巨头第一仗!飞书开撕微信,阿里华为百度全都入局

没有内部赛马,腾讯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总裁汤道生表示,事实上企业微信的视频会议的底层功能,正来自腾讯会议的助力。

企业微信的独特性在于其社交媒体基因。腾讯微信事业群副总裁黄铁鸣认为,腾讯企业微信定位不同于钉钉、飞书等平台。他认为,企业微信最明显的竞争优势所在,是同类企业内部IM产品难以替代的商业工具。微信如今并不能单被看做企业服务工具,企业微信对自身“企业内外连接器”的定位是更为准确的说法。

腾讯的媒体打法一定程度上与钉钉展开了错位竞争。一位来自国内知名运动品牌的零售负责人告诉,公司用企业微信多年了,钉钉只用了一阵子。她解释,对于零售行业来说,全国各个门店的所有员工、外部的客户都能通过企业微信快速找到,疫情后还增加了与外部客户组群沟通、直播交流、发红包互动的功能,都用的非常多。可见,基于QQ、微信原始积累的腾讯在做组织传播上自有其难以被超越的基因特色。

在腾讯2020年中财报中,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继续增长,同比增长30%,收入298.6亿占比26%。其中,云服务与支付、消费金融、理财共同增长。

华为云WeLink源自于华为公司自身的数字化办公转型实践,最早于2017年1月1日在华为内部推出WeLink 1.0,而2019年12月华为正式开放WeLink时,华为表示WeLink全球联接团队52万个,联接知识21亿次/年,使全球华为员工整体协作效率提升30%。

IdeaHub智能协同是华为基于WeLink生态推出的一款主打产品,其能力输出的主要载体是一款企业智慧屏。2020年6月,华为中国区总裁鲁勇,与马东、金靖同台带货华为企业智慧屏,金靖给产品起了个接地气名字——办公宝。

2021年互联网巨头第一仗!飞书开撕微信,阿里华为百度全都入局

华为本就是硬件视屏会议市场里的头部玩家,Welink智能工作平台中的视屏会议功能,也正是团队将能力输出给了“后浪”。华为数据存储与机器视觉中国区总裁康晓宇说:“将华为自研的音视频编解码技术从上百万元的视频通话设备,浓缩到几万块一个的屏幕,正是要实现AI的普惠。”

参考消费电子领域的智能手机、智能安防领域的软件定义摄像机,不怕苦不怕累的华为习惯用智能硬件叩开一个新市场。面对智能办公领域也不例外。但硬件并不是华为发力智能办公的最终目的。在华为的战略布局中,办公宝是华为发力数字新基建的重要一子。

用华为自己的话来说,OceanStor数据存储、HoloSens机器视觉、IdeaHub智能协同三者联合起来,完成数据的采、存、用,就是华为为政企数字化转型提供的“使能数据的底座”。

在APP Store百度如流有这样一条评论:百度一直都是等别人把市场瓜分差不多了才进来……钉钉、腾讯会议这一波都火了,还有如流的位置吗?

百度在2020年初疫情发生后迅速把百度Hi开放给疫情使用,4月推出升级为新品牌“百度如流”,前身百度Hi是为百度几万名员工提供即时通讯等服务的办公工具。作为做知识搜索起家的互联网企业,百度的市值只有腾讯、阿里的十分之一,其在智能办公领域的布局力道也相对没有那么迅猛。

2021年互联网巨头第一仗!飞书开撕微信,阿里华为百度全都入局

但百度很清楚自身的体量及根基所在,也明白自身可以打出差异化的地方。

在百度认为,自身最大的竞争力在于基于百度大脑的AI能力和知识管理能力。一方面,借力百度大脑,实现多场景智能工作;另一方面,基于多年做搜索引擎的经验,围绕知识图谱,赋能提效与创新。

2020年12月23日,在“AI在手,工作如流——百度如流智会2020”的发布会上,百度宣布旗下智能办公品牌“如流”升级为新一代智能工作平台。

2021年互联网巨头第一仗!飞书开撕微信,阿里华为百度全都入局

百度强调AI时代实现流式工作所必须的通讯流、工作流和知识流,也体现了百度“如流”的底层理念。而来为百度站台的浦发银行,也表示最终敲定百度合作的原因也是看重了“如流”底层的AI中台和知识管理中台实力。

不同于百度关注工作流,飞书恰恰是“反工作流”派。

2020年11月18日,对外部客户开放后 21 个月之后,飞书最新版本 π 发布,它被正式定义为 “一站式企业协作平台”。这表明,飞书要解决的是企业作为组织的 “协作” 问题。

2021年互联网巨头第一仗!飞书开撕微信,阿里华为百度全都入局

在设计的底层逻辑上,飞书没有过多从工作流出发,而是从信息流出发。谢欣认为,知识型的工作成果很难通过计件衡量,本质上是因为企业的运作,不再基于工作流,而是基于信息流。那么信息流动的效率,就成为业务发展的核心。

“工具其实跟不上这个时代”,这是谢欣对当下办公工具的感受,“与手机中每天使用的C端产品相比,B端产品的用户体验远远达不到它应该达到的水平。我们希望,从飞书开始,有更多的产品能够改变这一点。”

作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举行独角兽,字节跳动也是AI技术和年轻人才的汇聚地,因此成为协同办公领域的搅局者和创新者的潜力也不容小觑。

结语:产业时代变革下,互联网科技巨头开辟新战场

2021年元旦刚过,字节跳动选择在当下科技领域反垄断潮汹涌的节点上控诉微信平台对飞书的“不公待遇”,侧面也显示着互联网巨头之间的明争暗斗,在协同办公这一新战场的白热化体现。

走进2021年十四五开局之年,新基建及产业数字化转型的步伐又进,处于百年之未有大变局中企业将进一步意识到”上云用数赋智“的可行性和必要性。更多企业自身办公模式的数字化、智能化转型也将被提上日程。

按照互联网产业赢者通吃的历史,我们能想象一年之后在产业互联网变革浪潮中,获得企业办公平台市场用户和市场生态话语权的玩家将又积累一大波新的资本。

LX A i 中 国 网 Q

本文网址: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人工智能报;合作及投稿请联系:editor@cnaiplus.com

AI中国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