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雷锋网2021-02-21 15:30:38 热度:

做生物计算,李彦宏真的想好了吗?

迎 访问 A i中国网(cnaiplus.com)

做生物计算,<a href=/a/tag/liyanhong_23232/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a href=/a/tag//liyanhong_23232/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a href=/a/tag//liyan/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李彦</a>宏</a></a>真的想好了吗?

“我们做的事情向全世界证明了我们是基因科技的先锋。”

长久以来,对于谷歌这个对手,李彦宏一直保持着距离感:“我们是实用主义者,而不是理想主义者。所以,百度不会去做一个会下围棋的AlphaGo。人工智能无论做的多牛,得到市场认可的才叫真正的牛。”

但是,在李彦宏的心里,仍存在超越对手的期待:例如,挖Google吴恩达做百度大脑,紧随Google做无人车。

在一些不同的方向上,百度似乎在“对标”谷歌。

是不是效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谁能笑到终点。这句话或许可以描述李彦宏的内心想法。

在生命科学领域,也是如此。三年前,谷歌旗下的DeepMind推出了Alphafold,进军生物计算。2020年9月,李彦宏也成立了一家生物计算公司——百图生科,并将它提到了前所未有的战略高度。

经过两年的蛰伏,去年12月,升级版的Alphafold 2以“蛋白质结构预测”的成果一举震惊世人。当初,“实用主义”与“理想主义”的划界对立,似乎又在无形中给百度和李彦宏增加了不少压力。

一个20年前的梦想

李彦宏对生命科学的关注由来已久。

“早在20年前,我就对生命科学感兴趣,尤其对生物信息学感兴趣。20年前的我感兴趣到什么程度呢,当我在华尔街做一名程序员时,还去申请了Merck(默克集团)一个研究小组的工作,它也给了我一个offer。”

2015年,李彦宏在百度与协和医院就肿瘤研究合作的发布会上说下了这一番话。

是不是为了给发布会增加一个应景的基调,我们不得而知。

只是,我们看到,2020年,百度向全世界开放了全世界最快速的RNA结构预测算法LinearFold。并且,还在短短两个月内推出全球首个mRNA疫苗基因序列设计算法 LinearDesign。

据了解,这套算法能在11分钟内完成对新型冠状病毒mRNA疫苗的序列设计。

做这件事情,没有提前准备,不可能这么快。

李彦宏在不少场合里,谈了无数次的“人工智能”。从2013年百度成立深度学习实验室、李彦宏亲任院长以来,百度就开始了从全世界招揽人工智能顶尖人才的动作。

短短两三年,原NEC美国智能图像研究院负责人林元庆等业内优秀的人工智能科学家相继聚集百度。

2014年5月,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领域的国际权威学者吴恩达进入百度,并负责领导北美研究中心。

2017年,百度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布局明显加快,业务主线也更为清晰。1月份,原微软集团全球执行副总裁陆奇加入百度;2月,联想之星合伙人刘维作为副总裁加盟百度。

2020年8月,生物计算实验室和安全实验室成立以前,百度研究院一共有七大实验室:认知计算实验室、硅谷人工智能实验室、深度学习实验室、大数据实验室、商业智能实验室、量子计算研究所、机器人与自动驾驶实验室。

这些实验室的研发成果历经4-5年的整合,逐渐形成了百度的AI平台体系。

从这一个框架结构来看,生物计算非常具备“行业性”特征。也可以说,未来,生物计算将会成为百度的“平台型”能力代表。

一个月后

成立生物计算实验室的热点还没结束,在百度研究院架构升级后的一个多月——9月26日,百图生科创立。

百度创始人李彦宏作为牵头发起人,亲自出任公司董事长,BV百度风投CEO刘维作为联合创始人,担任公司CEO。

如果说,生物计算实验室是“主内”,那么,百图生科就是要真正“对外”,联合下游企业,融入生物科技这个大行业。

做生物计算,李彦宏真的想好了吗?

在官网口径中,“百图生科”的品牌里的“百”,代表着人类长久以来的百岁健康梦想,也体现着公司将利用百度AI底层能力打造生物计算平台的渊源;

“图”则源自“按图索骥”,希望在急剧增长的生物数据时代,为行业提供更好的生物地图(BioMap),帮助药厂找到化合物,帮助医生找到生物标志物,帮助科研人员找到各种生物数据背后的意义。

公司成立后,“百图生科”的业务将分为两大阶段:

第一阶段,利用前沿AI技术构建完整的生物计算平台,通过自身研发和产业投资,与新的数据轴和垂类分析/设计/计算工具领域的初创企业与研究机构进行合作,为生命科学企业和科研用户提供工具能力和完整的解决方案、做好服务。

第二阶段,还将深度参与或主导发起新型精准药物和精准诊断产品的研发,携手合作伙伴,为社会贡献精准生命科学产品。

以生物计算平台为基础,“百图生科”还将大力投入关键数据底层设备和计算技术的研发,加速高通量类器官芯片、高分辨物质观测设备、新的组学采集分析设备、蛋白质模拟和生物计算专用芯片的研发,为生命科学行业带来新的数据轴和计算能力,实现对这些关键共性平台技术的自主可控。

当然,百图生科成立之后,还会接收集团内部的支持,其中就有百度出名的底层深度学习平台算法——飞桨。

据了解,飞桨将为百图生科提供AI底层技术和开发工具,并基于百图生科及其客户的需求迭代,不断推出新的算法和工具,快速构建生物计算行业的开源平台,为生物行业提供更多的开源、高效、精准的研发工具。

刘维其人

9月26日,百图生科创立时,与李彦宏一同露面的,是百度风投CEO刘维。在这家新公司里,他将担任CEO。

接替他百度风投位置的,是前小米战投董事总经理高雪。

选择刘维来当CEO,再正常不过。

刘维是一个有着18年前沿技术风险投资经验的资深AI投资人。

早在2005年,他就尝试了智能机器人的投资,并在2011年起开始关注人工智能产业,投资了超过70家中美AI企业,主导投资了Face++、思必驰等著名AI企业。

目前,刘维应该是国内对人工智能理解最深、最有发言权的投资人之一。

做生物计算,李彦宏真的想好了吗?

“不是只投狭义的人工智能技术,而是布局人工智能时代。”

在百度风投和刘维的世界观中,“人工智能”是包含底层智能技术、智能机器平台、行业智能化在内的三层生态。

目前,百度风投的管理资本规模,达到32.5亿人民币。其中包含3亿美元、13亿人民币。

做生物计算,李彦宏真的想好了吗?

百度风投近期的被投医疗项目

2017年担任BV百度风投CEO后,刘维就将生物计算作为BV的核心布局方向,在中美欧各地早期投资了40余家生物计算企业。

这其中,包括了十余家各细分领域的AI药物设计公司和20余家新型生物数据轴公司,涵盖纳米孔测序、单细胞质谱和分子影像、人体内传感器、超分辨成像、高通量3D病理、脑机接口等多种前沿方向。

了解到,仅从2018年至今,百度在生命科学领域投资的公司就有:宸安生物、DeepBiome、Insilico Medicine、齐碳科技、Sherlock Biosciences、东软医疗、RootPath Genomics、Quantapore、Genedock聚道科技、Atomwise等。

所以,不管是出于何种考虑,刘维“入主”百图生科,都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

招兵买马

目前,在百图生科的官网上,看不到任何管理团队的身影。因此,成立新公司之后,刘维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招兵买马。

这不禁让人想起六年前的一段往事。

2015年12月14日,百度金融服务事业群组(FSG)成立,成为百度战略级布局,由朱光全面负责。在加入百度之前,朱光是联想集团大中华区公关及整合推广高级总监。

朱光大部分的工作经历和经验集中在公关和营销领域,是一个市场营销的能手,但并非金融业务出身,没有金融从业经历。

2015年底,原美国运通公司高级副总裁王劲加盟百度金融。

2016年,原光大银行资产管理部总经理张旭阳正式加盟,出任副总裁,负责理财和资管业务;紧接着,原陆金所执委黄爽投奔而来,同样也是副总裁,执掌消费金融业务。

参照朱光的经历,有没有专业背景,对于一把手来说并不重要,营造一个开放包容的氛围,让人才放开手脚工作,才是一把手要做的事情。

所以,依靠生物计算领域的投资经验和人脉,人才的招募才是刘维的首要之事。

据了解,随刘维一起加入百图生科初创团队的,还有十余位毕业于清华、北大、牛津、剑桥、港大、UCLA、斯坦福等高校的生命科学专业博士,覆盖分子生物学、计算化学、基因组学等技术方向,和一些在生物制药和生命科学领域的投资背景人士。

当然,光靠刘维的“眼缘”和“人缘”以及现有的人才规模,当然远远不能撑起百图生科的野心

下一个“少帅计划”?

品牌正式成立后,百图生科就在公众号上广撒“英雄帖”。

在这份诚意十足的帖子上,主要有这么几个岗位。

例如,归属于Biomap研究院的科研生态和临床事务的总监;计算化学科学家、资深科学家;多组学研究负责人、科学家;归属于战略投资部的董事总经理和VP/投资经理。

除了常规的招聘节奏,百图生科还做了一件非常不一样的事情——启动“百万领军计划”和“百万青年领军计划”。

这个计划的名字是不是有些耳熟?

没错,那就是很早以前的百度“少帅计划”。

2014年,李彦宏表示,百度IDL(深度学习研究院)将启动“少帅计划”,主要针对30岁以下的优秀人才甄选和培养。

当时,李彦宏希望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能成为像AT&T-Belllabs(贝尔实验室),Xerox PARC(施乐帕克研究中心)这样的顶尖研究机构。

因此,对于人才的招募,百度给足了诚意:

入选“少帅计划”的人才除了能拿到百万以上的年薪,还将得到李彦宏和IDL杰出科学家的亲自指导,并且获得赴美国硅谷工作的机会。

曾有业内人士表示,“百度为‘少帅计划’提供的是T9甚至T10职级,年薪百万元人民币起步,而且上不封顶,这在业界对于年轻人才而言是非常少见的。”

为了帮助“少帅计划”入选者顺利成长,百度还制定了导师计划。百度的“导师团队”堪称豪华:除了李彦宏,还有余凯、张潼、徐伟、吴韧等世界级科学家。

然而,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最后“少帅计划”以略显尴尬的方式收场,各位大牛相继去了其他创业团队开枝散叶。

也许是考虑到此前“少帅计划”的结果,这几年里,百度没有再推出类似的计划。

但是,今天,百度和李彦宏将这股诚意投注在了百图生科身上。

2021年1月5日和1月12日,前后两周,百图生科先后发布了“百万领军计划”和“百万青年领军计划”。

在“百万领军计划”中, AI药物设计、多组学图谱、新组学技术研发、高通量实验体系构建等方向,是具体的岗位要求。

据官微显示,百图生科会“为入选者提供持续的充足业务预算、PI制的创新探索空间、全面的技术和实验平台支持,以及100万美元量级的年度薪酬待遇与创业股权激励”。

百图生科表示,“我们期待您能带领团队,实现生物技术+AI技术的跨界融合,把前沿设想变成产业现实。在生物计算时代大幕拉开的年代,在历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

“百万领军”计划并不是直接对应此前的“少帅计划”。

当时的“少帅计划”,主要针对30岁以下的优秀人才甄选和培养。而在“百万领军计划”中,有几个关键表述:是在专业领域大有作为的旗帜型科学家,是对于利用先进数据技术加速行业进化的改革家。

按“旗帜型科学家”、“改革家”的标准,百度需要更多、更有经验的即战力。

这也是为什么又会推出“百万青年领军计划”的原因。

在这份“后备人才库”中,CEO,也就是刘维,将直接担任成长顾问,通过机制化、高压力的个人成长计划,帮助候选人在专业精深、横向贯通、战略眼光、战术效率、团队管理等维度实现结构化成长。

目标就是,在3-5年时间内成长为下一代领军人才,作为主任科学家或项目总监,带领团队,“以其昭昭锐气,开拓生物计算时代的更大版图”。

百图生科,向外

近日,百图生科的第一次“外联”达成,与肿瘤转化医学公司普瑞基准科技宣布战略合作协议。

双方将在肿瘤多组学研究领域进行合作,利用普瑞基准与国内外数十家大型、研发型药企建立的长期合作关系以及百度在AI和生物计算领域的能力,在精准药物和诊断产品研发等方面进行合作。

值得一提的是,普瑞基准和百图生科的合作,并不是第一次:2002年第三季度,普瑞基准就获得了百图生科的前身——百度风投生物投资团队的A+轮投资。

除提供能力平台外,百图生科还会在其全新推出的10亿人民币规模的多组学研究卓越资助计划中,设置专项基金,为双方合作的临床项目提供经费支持和免费技术服务。

从百度已有的和现有的故事中,我们能看到,生命科学在百度心中的分量。这其中既有创始人情怀驱动,也有现实需求激发。

2015年时,李彦宏就作出“计算机科学和生命科学的结合,在未来是一个非常有前途的方向”的论断。“愿意为技术买单”的CEO李彦宏,能否在百图生科身上,看到百度的下一个未来?

做生物计算,李彦宏真的想好了吗?

迎 访问 A i中国网(cnaiplus.com)

本文网址: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人工智能报;合作及投稿请联系:editor@cnaiplus.com

AI中国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