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2021-11-19 11:11:00 热度:

货运物流,赶上数字化的第二赛段了吗?

数字化只是过程,不是目的,不能为了数字化而数字化。更长远的目标,应该是智能化,或者叫数智化。

文丨游璃

物流是个由来已久的行业,不夸张地说,它伴随甚至助力着人类文明的流传,毕竟只要有人员活动存在,就会有货物流通需求。锅碗瓢盆、丝罗绸缎、经书图典……输送它们让货运物流应运而生,辽阔大地上的人类因此获得资源高效流通的可能。

中华上下五千年的历史中,诗人杜牧写过“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大家李白也留下过“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一个用好马送荔枝影射贵族阶级的靡靡之音,一个借奇诡想象反衬通行不便,现下看起来稀松平常的次日达,对彼时古人来说不过是种遥远的漫谈。

但有趣的是,现在的物流行业既有着不同以往的快速与高效,又有着与此前一样繁琐的输送链条。

第二届北方国际航运物流战略峰会上,不少从业者表示货运物流行业的数字化程度相对较低。以数字机器人为例,壹沓科技副总裁陆玥指出,数字机器人技术其实在金融、财务、审计等领域已经得到了广泛应用,但物流作为同样需要大量录入纸质文件的行业,对数字机器人的运用却远远不够。

现状如此,与物流行业推进迟缓的科技转型不无关联。陆玥说:“数字化概念在这两年非常火,但深入了解一下,就会发现大家对于数字化的理解千差万别。谈及数字化和数字化转型,企业对数字化的普遍误解是只要加大对技术的投入或上几个新系统,就算数字化了。”陆玥对此有不同的看法,他认为,数字化不是目的是过程,终极目标应该是智能化,或者数智化。

信息化、数字化与数智化

在陆玥构建的体系里里,数字科技对产业带来的变革被他分为了如下几个步骤。其中尚未跟上时代的诸多企业停留在信息化阶段,转型步伐较快的企业已进入数字化阶段,眼光长远的企业则在追逐数字化的第二赛段——数智化。

事实上,“物流行业或将进入数字化快车道”的论调早已出现。根据今年8月商务部等9部门印发的《商贸物流高质量发展专项行动计划(2021-2025年)》,5G、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等现代信息技术被鼓励应用,希望达成与商贸物流全场景融合,提升全流程、全要素资源数字化水平等目标,加快提升商贸物流网络化、协同化、数字化、智能化、绿色化水平,健全现代流通体系。

G7创始人、CEO翟学魂就是瞄准物流数智化赛道的老兵。创业十年,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他却仍然表示:“我没有觉得(物流智能化行业)有泡沫,(这个行业)真的没有太多公司。”

现实的严峻在于,物流行业的数字化还远未成型,大量企业满足于表面上的信息化,数字化推进艰难,数智化更是无从说起。

与人们心中对物流“接轨国际”的印象不同,物流实际上是十分依赖密集劳动力进行运作的行业。从物流企业与上游工厂的交易达成,到运输中段与港口输送的舱箱对接,直至最后到达目的地的清关卸货,为了层层把关中间环节,公司需要大量人手不断刷新页面进行订舱,或是反复录入数据满足不同表格的填写需要,这都是极为单调的重复性劳作,但背后统一的要求及明确的标准,又带来了数字化改善的可能。

这正是壹沓科技找到的新蓝海。

陆玥在谈话中表示,信息化与数字化的区别在于“信息化是人主动利用信息化的系统,累积数据、管理数据,目前大部分企业已经实现了至少部分的信息化,如ERP、OA等,但这时的企业信息化系统中存在大量沉默数据,未能充分发挥价值。数字化就是从软件再回到人,这时人就变成低效环节,而数字化的主要工作是挖掘需求、排序、执行、监控,从多维度挖掘存量数据的价值,在这个阶段,数字机器人开始被普遍应用,而且是打通数据孤岛的有力一环。但目前更加确定的是,未来的组织及个人必将数智化,我们坚定的看好这个未来,所以集合“听,说,读,写”能力的数智员工将为整个大的货运环境带来迭代。”

就目前来看,数字机器人的确在提升货运安全、加速货运效率及降低物流成本方面发挥了极大作用。除了以上直接业务价值,壹沓数字机器人在国际物流行业还展现出赋能货代软件、充分发挥流程价值、提升跨部门协作水平等间接业务价值。据了解,客户公司选择壹沓作为服务提供方的一大原因就是为了“把员工从枯燥乏味、简单重复的工作中解脱出来,转而投入到更加有价值的决策和创意工作中去”。

壹沓科技数字机器人的实践数据与案例,一定程度上成为了行业变迁的缩影。但对壹沓来说,野心不止于此,它们不但擅长助力企业跨入数字化阶段,更擅长协助企业进行数智化转型。

“数智化是信息系统的智能化,意味着系统抽取、记录、模仿人的行动与判断方式,以软件复现。在这个阶段,系统将取代人的大部分工作内容,尤其是那些劳动密集型,简单重复,复杂程度低,不需要创造性的工作。从而实现降本增效,提高系统录入的及时性、准确性、完整性、有效性。这时,RPA工具将会被大范围应用。”

“用一句话概括,就是确定性的工作,让机器做,不确定性的工作,让人做。”陆玥如是解释。

2021年8月,壹沓科技与江亚动力达成深度合作,助力江亚动力全面实现财务流程自动化流程,致力制造行业数智化转型。而过去与国内最大拼箱综合性物流服务商合作的过程中,壹沓已经通过数字机器人模拟人的操作实现订舱、预配、反馈一系列操作,以缩短60%工作时长、100%准确率及90%员工满意度提升的指标完成数智化转型。

物流行业差在哪儿?

随着时间推移,全球整体疫情防控趋势向好,中美欧召开海运监管峰会探讨全球海运监管面临的挑战和集装箱物流瓶颈,集装箱行业的畸形红利逐渐消失。

10月31日,上海航运交易所数据显示,最新一期CCFI(中国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为3277.71点,环比上期10月22日3315.27点下滑1.1%。CCFI是用于标定集装箱市场的现货价格和趋势的货运指数,从上海航运交易所给出的指数趋势图来看,近段时间的集装箱运价涨幅见缓,呈现见顶趋势。

此外,12条主要出口航线中有5条航线运费下跌,跌幅最大的美西航线环比上期下滑6.8%。查询上海航运交易所过往数据不难发现,航运费用减少这一趋势在更早时候就已显露苗头。

9月30日,中国集装箱化货运指数环比上期9月24日3235.26点下跌0.5%并出现5条航线运费下行,跌幅最大的东南亚航线下跌4.0%,美西航线下跌2.4%。同时还有货代公司负责人向媒体反映,海运费“确实在降”、“宁波港、上海港发往美国西海岸的海运费3天跌去了3个月的涨幅”。

货运物流是个牵涉主体甚多,交易链条极长的行业,集装箱舱位运价的波动将反映在产业上下游的各个方面。

中远海控9月30日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报告中指出27、28及29日连续三个交易日内日收盘价格跌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属于股票异常波动。据红星资本局报道,中远海控曾作出官方回应,表示“一箱难求局面及港口拥堵还在继续,部分下跌的是一级二级三、四级货代害怕有关部门的管控将囤积的舱位抛售造成,这对公司是好事。”

不久后此条回应删除,但从中不难窥出,中远海控从船公司角度出发,认定货代抛售舱位对航运费用有着极高影响能力。同花顺金融研究中心10月8日消息显示,青岛港回应投资者提问,承认今年分包成本异常提高,主要原因为全球海运费上涨,导致物流板块的货运代理成本大幅上涨。

此外,包括法国达飞及赫伯罗特在内的多家公司提出未来数月内不再进一步上调市场即期运费。头部玩家触角灵敏,它们的主动表态某种程度上代表着整个行业的东西,综合以上现象很容易得出结论,运价飞涨的确给货运物流行业带来了好日子,但正如天津多式联运协会会长魏波所言:“全球疫情逐渐缓解、部分发展中国家生产力慢慢恢复,国际物流行业必然会回到平稳运行状态。”

拐点将至,红利渐消,对货运物流企业来说,真正的依靠唯有核心竞争力,未来决定胜负的也一定是核心竞争力。打通产业链上下两端,串联码头到货主的信息平台方可对抗阴晴不定的市场风云,就目前来看,数字化依然是最好,也最具可行性的做法。

如何赶上数字化的第二赛段——数智化?

2021年6月,壹沓科技完成2亿元A+轮融资,除老股东SIG海纳亚洲创投基金外,红杉中国、IDG资本等知名投资机构也位列其中。天眼查官网显示,壹沓科技的A轮融资完成于2021年2月,也就意味着不到半年时间内,壹沓科技成功赢得两次资本青睐。

去年的北方国际航运物流战略峰会上,不少行业人士提到物流和货代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资本往往用挑剔的眼光筛选项目,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最近的发言或许能够解释壹沓科技成功的原因。

9月举办的ICOOL全球创业者峰会上沈南鹏提出,中国创业主题正发生深刻变化,科技主导的创业时代已经到来。他认为未来的创业者要更加科技驱动,敢于啃硬骨头,ToB和硬科技是过去数年红杉中国关注的方向——这正是壹沓科技选中的赛道。

其次,沈南鹏表示移动互联网和数字科技是许多行业的驱动力,数字化、智能化成为各行各业演进发展的DNA,谁能在这些方面展露拳脚,闯出“无人区”,谁就能成为时代的破局者。

这些道理同样适用于整个货运物流行业。有从业者分析指出:“国际航运目前的利润高企完全是过度利用自己的市场支配地位,薅货主的羊毛,变成了零和游戏。然而,国际航运市场的明斯克时刻正在逐渐逼近,风险逐渐累积,市场的反应也越发敏感,就像惊弓之鸟,一有风吹草动就过度反应。”

在如此前提下,国际物流企业必须未雨绸缪,提前强化自身的核心竞争能力。不管是借助数字化技术降低成本、实现转型,还是与行业巨头、国际物流平台企业等合作以获得更好的业务赋能,最本质的解决方法都是拥抱新技术,拥抱新理念。

就像陆玥总结的那样:“提前布局,积极应用数字机器人等新兴技术实现企业的数智化转型应该是一个必然选项。”

本文网址: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人工智能报;合作及投稿请联系:editor@cnaiplus.com

AI中国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