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2022-04-14 00:00:00 热度:

战火下的俄罗斯第一科技巨头

来自AI中国网http://www.cnaiplus.com

战火下的俄罗斯第一科技巨头

4月14日消息,据Wired报道,俄罗斯第一大的科技公司、被称为俄罗斯“谷歌”的Yandex()正在因为俄乌战争而遭受市值暴跌、合作伙伴解约、高管离职等多重危机。

俄罗斯总统普京曾经在2017年访问过该公司,与Yandex研发的语音助手聊天,并观看了其自动驾驶技术的现场演示。

Yandex不仅是俄罗斯人日常生活中越来越无处不在的一家企业,还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欧美等国家或地区的重要城市中,例如Yandex研发的机器人在美国大学校园中开展有送餐业务,Yandex还在伦敦和巴黎推出了送货服务。

Yandex由阿卡迪·沃罗兹(Arkady Yurievich Volozh)和伊尔亚·谢盖罗维奇(Ilya Segalovich)在1997年联合成立,最开始是做搜索引擎的,至今还占据了俄罗斯搜索引擎市场的60%。Yandex运营总部设在俄罗斯,注册总部位于荷兰。

战火下的俄罗斯第一科技巨头

▲阿卡迪·沃罗兹(Arkady Yurievich Volozh,右侧)和伊尔亚·谢盖罗维奇(Ilya Segalovich,左侧)

过去20余年时间里,Yandex不断发展壮大,而未来,Yandex会何去何从,还存在很多不确定性。

在俄罗斯,几百万俄罗斯人在使用Yandex Navigator、Yandex Market、Yandex News和Yoo Money(之前叫Yandex Wallet)等一系列Yandex的产品来满足他们的出行、在线购物、在线阅读和支付等需求。Yandex旗下的Yandex Music是俄罗斯付费音乐流媒体中的头部玩家,Yandex Taxi是最受欢迎的叫车软件。

不过,近几年,Yandex联合创始人兼CEO沃罗兹开始小心翼翼地减少其公司对其俄罗斯业务的依赖。沃罗兹于1964年出生在前苏联哈萨克斯坦的首都阿拉木图,目前身价已达过亿美元。

Yandex旗下企业Yandex Taxi在2017年和美国打车软件企业Uber成立了一家合资企业,并从2020年开始在美国密歇根州安娜堡测试自动驾驶汽车。

战火下的俄罗斯第一科技巨头

▲Yandex自动驾驶汽车

2021年,Yandex研发的类似于六轮冰屋冷却器的Yandex Rover机器人与美国食品配送公司Grubhub合作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和俄亥俄州的大学校园里送餐。Yandex还计划将配送范围扩大至250所美国大学。

战火下的俄罗斯第一科技巨头

▲Yandex送餐机器人

2021年,Yandex还在英国伦敦和法国巴黎推出了配送服务。

该企业有1.8万名员工,大多数员工是在位于俄罗斯莫斯科的总部中工作。不过,CEO沃罗兹时常和家人在以色列居住。

近几年以来,以色列一直是Yandex的新产品的研发中心,特别是研发交通运输领域的新产品。Yandex的目标是将这些新产品推向欧美和中东市场。

沃罗兹与所有想把生意扩张至全球的俄罗斯大亨一样,都在“走钢丝”:既要适应来自俄罗斯的压力,又要吸引对俄罗斯心存疑虑的西方投资者和合作伙伴。

马萨诸塞州康科德与投资公司(Firehouse Capital)总裁兼Yandex董事会主席约翰·博因顿(John Boynton)评价沃罗兹说,他不像一个有动力的企业家。美国天使投资人、Yandex董事会成员埃丝特·戴森(Esther Dyson)谈道,沃罗兹更像是一个技术人员,而不是商业巨头。

沃罗兹的目标是让Yandex的发展远离直接与政治因素相关联,但是这个目标突然变得不可能了。

因为(当地时间)2月24日俄乌战争爆发了。

“不确定性”几乎可以描述沃罗兹、Yandex和俄罗斯科技界中的每个人突然要面临的生存困境。

到当天中午时,Yandex的美股股票价格已经下跌了一半以上。接下来的几天里,Uber宣布其在Yandex Taxi董事会任职的三名高管立即辞职。立陶宛交通部长要求谷歌和苹果从他们的平台上删除Yandex Taxi的出租车应用程序。

战火下的俄罗斯第一科技巨头

▲Yandex Taxi

随着俄乌战事的持续,俄罗斯经济开始在西方各项制裁和禁售措施的重压下崩溃。当地时间3月3日,Yandex警告称,其有可能拖欠下12.5亿美元的债务。

2020年,俄罗斯的科技行业在俄罗斯股票市场里表现不错,其权重翻了一番,达到了8%,接近欧洲的平均水平。Yandex一直是俄罗斯科技行业中的领军企业。

据Wired报道,很多俄罗斯人正在慢慢离开俄罗斯,其中有许多是科技行业工作者。俄罗斯想要永久成为欧洲和北美经济的一部分这一愿望也严重受挫。Yandex新闻部门前负责人列夫·格申宗(Lev Gershenzon)说,他认为Yandex在俄罗斯的业务已经受到重挫,因为这些业务完全取决于俄罗斯人民的消费能力。

Wired在报道中提到沃罗兹花了20多年的时间向世界证明,世界一流的技术可以来自俄罗斯,这些技术可以和西方国家研究出的任何技术一样好。随着俄乌战争的爆发,沃罗兹一生的事业和抱负似乎正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破灭。

沃罗兹从小在前苏联哈萨克斯坦的首都阿拉木图长大。他的父亲是石油地质学家,母亲是音乐老师。父母两人都是犹太人。

战火下的俄罗斯第一科技巨头

▲沃罗兹

20世纪70年代,许多面临不公待遇的苏联犹太人家庭获得了出国签证,然后去到了西方国家,开始了新的生活。谷歌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就是这样来到美国马里兰州郊区的。

不过,沃罗兹还是留在了苏联,然后在一所专门数学天才学生开设的特殊学校里就读。在这所学校里,沃罗兹和谢盖罗维奇(Yandex联合创始人、前任首席技术官)这个未来会一起创业的伙伴建立了浓厚的友谊。

战火下的俄罗斯第一科技巨头

▲谢盖罗维奇

两人后来都在20世纪80年代前往俄罗斯莫斯科上大学。沃罗兹在石油和天然气研究所就读,谢盖罗维奇则是在地质勘探研究所就读。沃罗兹最终获得了应用数学学位,并与谢盖罗维奇一起创办了一系列小型信息技术公司。

20世纪90年代,苏联经济被寡头掌控,不少人通过国有资产私有化拍卖来积累财富。此时的沃罗兹和谢盖罗维奇正选择对互联网行业可能存在的但是尚未被证实的商业潜力,进行推导预判。

1993年左右,两人开始着手建立一个用于科学专利、圣经和俄罗斯古典文学的数字搜索程序。根据Yandex的官方历史,这个程序的名字来自于沃罗兹和谢盖罗维奇围绕“搜索”和“索引”这两个词进行的头脑风暴。最终,两人想到用“Яндекс”即“又一个搜索引擎”的缩写来当这个程序的名字。

两个人很快扩展了该程序的能力,使它可以搜索5000个站点和4GB大小的文本。这个搜索引擎程序于1997年9月上线。多年后,沃罗兹回忆说,他们的搜索引擎几乎比谷歌的早整一年。

战火下的俄罗斯第一科技巨头

▲Yandex

尽管20世纪90年代的俄罗斯经济处于混乱状态,但是仍然有大量的欧美投资者来俄罗斯进行投资。

2000年,Yandex获得了来自美国商人迈克尔·卡尔维(Michael Calvey)创立的私人股本公司Baring Vostok的500万美元种子轮投资。在当时,Yandex的年营收只有7.2万美元,每年亏损200万美元。

到了2003年,全球科技圈已经充分意识到了Yandex在搜索领域的实力,尤其是自然语言处理和计算搜索关键词之间的距离方面的技术实力。

同年,谷歌创始人布林和拉里·佩奇(Larry Page)到莫斯科拜访了沃罗兹和谢盖罗维奇,并提出以一亿美元的价格收购Yandex。面对这一诱人的提议,沃罗兹和谢盖罗维奇还是选择放弃,以保持对其创建公司的控制权。后来,谷歌试图进入俄罗斯市场。不过,Yandex仍在俄语搜索方面有出色表现。

2009年时,Yandex拥有56%的俄语搜索市场份额,是谷歌占俄语搜索市场份额的两倍多。而这时候,俄罗斯经济逐渐稳定,Yandex的广告收入逐渐增加。Yandex的业务迅速扩展,其产品有电子邮件、地图、在线购物、垃圾邮件拦截器Spamooborona。

Yandex的发展脱离不了政治的影响,沃罗兹和谢盖罗维奇在很大程度上保持着低调。两位创始人的政治倾向有所差别,这与其在公司中担任的角色不同有关。谢盖罗维奇担任首席技术官,沃罗兹担任首席执行官。沃罗兹的工作是监督商业战略并与俄罗斯政府的内外官员建立联系。

2011年,Yandex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当时其市值达到80亿美元。Yandex此次上市公开募资13亿美元,这是当时自谷歌上市以来最大的IPO。在招股书中,Yandex警告称,像Yandex这样的俄罗斯知名企业可能特别容易受到出于政治动机的行动影响。

谢盖罗维奇在2012年时被诊断为患有胃癌,次年去世。谢盖罗维奇的去世给沃罗兹和Yandex都带来了很大的影响。一方面是沃罗兹失去了其儿时的朋友和最亲密的商业伙伴,另一方面Yandex的企业文化也发生了改变。

2017年时,普京访问了Yandex在莫斯科的办事处。尽管,政治因素的影响不断增加,但是Yandex整体的氛围还是比较融洽的。与其他科技公司一样,Yandex还是有充满自由创造力的氛围,员工可以穿非正式的衣服,有开放的办公室空间和可以玩电子游戏的咖啡馆。

战火下的俄罗斯第一科技巨头

在2017年这次访问时,普京与Yandex的语音助手Alisa聊天,并观看了Yandex自动驾驶技术的现场演示。外媒WIRED指出普京对俄罗斯这个本国最大的科技企业持谨慎态度。

后来,经过与俄罗斯政府的谈判,Yandex建立起了新的公司治理结构。根据英国《金融时报》的报道,俄罗斯政府最初要求拥有对Yandex整个董事会的否决权,以及对其荷兰控股公司的控制权。最终,Yandex留下了董事会的两个席位,和一个与俄罗斯政府关系密切的基金会。该基金会在该公司中拥有特权优先股,如果涉及国家利益,该基金会有阻止交易并暂时解除Yandex管理层的权利。

2012年,Yandex新闻部门前负责人格申宗离开了Yandex,然后在德国柏林创办了一家科技公司。格申宗离开的部分原因是他认为Yandex过于专注俄罗斯业务,而牺牲掉了国外市场的机会。格申宗说,Yandex还没做好大举进入国外市场并投资实现全球扩张的准备。

虽然对于格申宗来说,Yandex的变化可能还不够快,但是Yandex也一直在改变。沃罗兹一直在慢慢地将Yandex打造成他所说的“跨国公司”,将在俄罗斯经过验证的产品带入竞争对手薄弱的市场。

Yandex在2005年于乌克兰设立了第一个国际办事处,并在随后的几年里,将其业务扩展到了土耳其、哈萨克斯坦和白俄罗斯。2009年,Yandex在美国设立其美国的第一个国际办事处,并在距离谷歌总部10公里的地方开办了Yandex的研究实验室。

近些年,与其美国的同行一样,沃罗兹对自动驾驶产生了兴趣。2018年,Yandex在俄罗斯的因诺波利斯(Innopolis)推出了其机器人出租车服务。约4000名因诺波利斯居民可以免费试用Yandex的一辆无人驾驶出租车。沃罗兹在2019年的一次演讲中说道,所有容易自动化的东西都应该实现自动化。

战火下的俄罗斯第一科技巨头

▲Yandex汽车

2019年,Yandex在美国拉斯维加斯一年一度的国际消费电子展(CES)上展示了一款自动驾驶汽车。2020年,该公司宣布选择美国安娜堡作为“交通领域创新的完美试验场”,因为安娜堡拥有丰富的研究和工程设施,以及许多年轻人才。

沃罗兹将其公司全球扩展的目标锁定在大城市,而不是依据国家进行划分。Yandex的主要目标城市有巴黎、伦敦、以色列特拉维夫和迪拜。

在自动驾驶领域,Yandex押宝在激光雷达传感器上,其最新研发的激光雷达传感器可以实时显示前方550码(约548米)内的道路状况。这种激光雷达传感器主要被研发用来应对俄罗斯经常出现的寒冷、严苛的驾驶条件。

Yandex推出的农产品和零食15分钟送货应用Yango Deli已经在巴黎和伦敦上线。2021年,Yandex还宣布与法国全球连锁超市家乐福的中东运营商合作,使用机器人为在迪拜的家乐福用户送货。

战火下的俄罗斯第一科技巨头

▲Yandex Yango Deli

美国斯坦福商学院教授、Yandex董事会成员伊利亚·斯特雷布拉耶夫(Ilya Strebulaev)曾告诉媒体,这个全球计划显然是Yandex在主动推动。不过,这一策略可能有些晚了。Yandex的高层也意识到,该公司在俄罗斯的增长前景是有限的。

首先,Yandex在俄罗斯信息经济中面临着越来越多的竞争,尤其是来自俄罗斯政府控制的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Sberbank)。该银行由德国的Gref、普京的助手和前Yandex董事会成员共同经营,重点业务是交通运输领域,包括自动驾驶企业。这正是Yandex在努力发展的业务。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可以动用的资源可以算得上是无限的,曾用三倍的薪水来吸引Yandex的优秀员工。

Yandex还长期面临着俄罗斯的优秀青年人才选择去西方发展的问题。为了留住人才,Yandex与俄罗斯大学合作开发了自己的培训和教育计划。薪水方面,该公司向员工支付的薪水足以与谷歌等西方企业相媲美。

Yandex董事会主席博因顿说,如果Yandex的员工选择出国工作,公司也会努力去理解他们离开真实的原因。

随着俄乌战争的爆发,Yandex迎来了更大的挫折。据《福布斯》报道,俄乌战争开始后仅6天,Yandex的市值就从2021年11月的300亿美元峰值暴跌至70亿美元以下。截至2021年11月,Yandex是俄罗斯信息科技产业中市值最高的企业,位列俄罗斯全部企业市值排名第8位,其余企业都是能源或者矿业企业。

CEO沃罗兹的净资产缩水至5.8亿美元,之前曾高达26亿美元。自2月28日开始,美国纳斯达克股票交易所还暂停了Yandex股票的交易。

战火下的俄罗斯第一科技巨头

▲美国纳斯达克股票交易所暂停Yandex的股票交易

同时,Yandex的西方合作伙伴也陆续解除和该公司的合作关系。美国食品配送公司Grubhub终止了和Yandex的合作。Yandex在美国安娜堡的自动驾驶研究项目有没有未来还不能确定。关注隐私的搜索引擎DuckDuckGo暂停了与Yandex的合作。DuckDuckGo的搜索结果部分来自Yandex的索引。

Yandex董事会成员戴森和斯特雷布拉耶夫从Yandex的董事会辞职。

CEO沃罗兹一直没有公开发声,是Yandex驻莫斯科的执行董事、副首席执行官提格兰·胡达维尔迪扬(Tigran Khudaverdyan)承担了对外发声的重任。从2019年开始,胡达维尔迪扬一直是仅次于沃罗兹的公司二把手。

俄乌战争爆发后,胡达维尔迪扬说,战争是可怕的,但是人们采取的任何行动都不应该受到情感冲动的支配,而是应该依据关键事项的优先级。他指出,公司最重要的两个任务是员工的安全和为Yandex的用户提供关键服务,比如搜索、出租车和外卖服务。

3月15日,欧盟对胡达维尔迪扬实施了资产冻结和旅游禁令。欧盟官方杂志引用了Yandex新闻部门前负责人格申宗关于Yandex“隐藏信息”的帖子,并透露,在2月24日,俄乌战争爆发的当天,胡达维尔迪扬和其他俄罗斯商界领袖曾在克里姆林宫与普京会面,讨论西方制裁后的行动计划。也是在3月15日,Yandex发布声明宣布胡达维尔迪扬辞职。

随着俄罗斯经济形势恶化,俄罗斯的技术人才也迅速外流。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在俄乌战争爆发后的两周时间里,约有2.5万名俄罗斯人抵达格鲁吉亚。对于更多留下来的人来说,包括数千名Yandex员工,他们需要面对一个非常现实的前景,就是俄罗斯经济和科技行业会被欧美孤立多年,他们可能因此失去生计。

Yandex留下员工的可能方式之一是将这些员工从俄罗斯带到以色列。以色列尚未对俄罗斯实施相关制裁。据以色列媒体报道,Yandex已与以色列政府接洽,希望引进800多名工人;但以色列外交部发言人回复媒体说,Yandex似乎没有提交这样的请求。

虽然Yandex扩张至全球的目标的雄心暂时破灭,但是该公司可能会在俄罗斯境内稳定发展。

随着Apple Pay不再为俄罗斯用户提供服务,Yandex Pay可能会获得这部分市场份额。Yandex的其他业务也可能不再会面临外国企业的竞争。中国企业可能会进行相关的收购。另外一种情况是像Sberbank的俄罗斯国有控股企业可能会接管Yandex。Yandex或许会将Yandex News出售给与俄罗斯政府关系友好的买家。

Yandex用20多年时间发展起来,逐步成为俄罗斯最大的科技企业。随着俄乌战事的燃起、欧美的制裁和断供来到,Yandex不得不面临市值暴跌,合作伙伴解约等多重困难。

不止Yandex受到影响,随着欧美在智能手机、芯片、云计算、互联网等多个领域开始对俄罗斯的制裁,俄罗斯的整个科技产业受到巨大的冲击。

来源:Wired

来自AI中国网http://www.cnaiplus.com

本文网址: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人工智能报;合作及投稿请联系:editor@cnaiplus.com

AI中国号...

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精彩内容